写在前面:

只是当时的这篇读后感起始于去年三月,当时只写了一半,因为心中太过郁结便丢开了,直到霍2上映之后,矮人本命的我在银幕上看到Orli的一瞬间竟然哭出声来,我就想,是时候了,是时候把我所想的一切都补完了。

我对这篇文里的Viggo,抱有的态度始终是心疼却不接受,这种爱情和我的爱情观点大相径庭,但这并非是不理解,他和Orli都采用了一种极端的做法来捍卫自己心中的爱情。无法评价这是谁的错,性格决定一切,铸就了所有的悲剧。

可能在这篇读后感里,我的见解也颇为极端,如果这种极端让身为读者的你觉得不舒服,请原谅我。

愿Viggo和Orli在这个现实世界一切都好。

 

 

Like fire,like ice

——读VO同人《只是当时》有感

 

这是一篇感情太过浓烈的同人,以至于我想为它写点什么,准备仔细回忆文中语句的时候狠狠的打了个大冷颤。

战栗,是我第一遍读完这部作品时的感觉。脑海中久久不能忘记的是那个雨夜Orli坐在Viggo家门口,冻得青白的皮肤紫红的疤,他闷闷的声音像是从一口长满青苔的老井中传出,遥远且不真实。

“……我老是在等你,Viggo,老是。有时候我觉得我等的都快疯了——可你总也不来。……可你总也不来。”

我再没有听过比这更令人心碎的话了。我想Viggo也是。

在A版的结局里Orli毫无意外的死去了。他和Viggo都回不到多年以前那个初见的拥抱中,他的眼神虽然明亮,但那种不肯安生的蓬勃劲儿已经从他的身上消失不见,他终于变成了Viggo一直想让他学到的,想让他变成的,符合这个演艺圈的严谨且滴水不漏的大人了。

他终于明白昔日建造的一切必被摧毁,积累的必将散尽,所以他不再恐惧,是因为不再期待。所以他用一场玩笑似的死亡完成了自己仪式般的精灵的怆然倒下。

然而仍然要——感谢那是你,留我余地,蓄我暖意,赠我空欢喜。

而那个有着烟蓝色犹如山间濛濛灰雾双眸的男子,Viggo,是的,老Viggo,优雅冷静的老家伙,活在自己生命里的国王,灵魂并不干净却绝对纯粹的艺术家。

他带Orli去那片湖边的树林,和他调侃的拿着小树枝对砍,被Orli硬拖上冲浪板最后肿着半边脸回来,听着Orli讲他受伤的事情,只要想想这个孩子可能会一辈子呆在轮椅上就会觉得一颗心涨满了惶恐,为一个电话犹豫不决最后用手直接捻灭烟头才敢在疼痛中按下通话键。

看着Orli没心没肺笑着,却没有一点办法的Viggo。

他想保护这样的笑容,于是宁愿自己痛苦着。我不知道烟头捻灭在皮肉上和拒绝自己最爱的人哪个更痛,但无疑Viggo全部品尝到了。我不知道他的偏执来源于何处,也不明白他这中意义上的爱和这样的保护,是何种力量让他坚守着沉默,并同时坚守着爱。

当Orli在走廊尽头的房间里对着话筒说出Love的时候,当他一次又一次看着Orli明亮如星辰的眼的时候,当他被Orli揪住头发,倚靠在两个人额头遮蔽的阴影里的时候,他在痛苦,但几乎默默承受一切。

他不说,可这并不代表他不爱。

他只是不说。

Viggo所站的位置如此纠结,如此危险,往任何一边迈出步子都会跌落深渊——一边是两个人的深渊,另一边是他一个人的深渊。

他会选择那一方?他当然选择一个人的消亡。

或者说,他自以为会是一个人。

他告诉自己,Orli总会长大,会步入正轨,那些感情会被时间磨蚀,会风化,即使它依旧存在,也只是变成了脆弱不堪的化石,被Orli放在心底的某个角落,偶尔翻出来看看,却不再是占据心房的主流。

所有的怀念和痛苦,由他一个人完成就可以了,Orli只要过上快乐正常的生活,继续他的演艺生涯,就够了。

如此的自以为是。

如此让人心疼的保护。

这是属于Viggo的偏执,他执拗的认为这是正确的,是他在演艺圈淌过几十年后总结出来的正确的生存法则。

老人们总是对的。

他小看了Orli的偏执,这个男孩子从他的身上学到了太多,他所走的每一步都有Viggo的痕迹,以至于连这份执着都学的一丝不差。

他还爱,但是他不再说了。

 

那天晚上,Orli最后说了一句,以一种残酷的伤人伤己的嘲讽:
“怎么哭的人竟会是你?Viggo,你总是能让我吃惊。”

爱是一种极端的状态——生活总能继续下去,它或是毁掉爱,或是被爱毁掉。我只是无法明白,到底是爱艰难些,还是承受爱艰难些。

 

2014.04.05

于  西安

评论 ( 3 )
热度 ( 49 )
  1. 曾见洛阳花开早 转载了此图片
  2. In Full Bloom曾见洛阳花开早 转载了此图片  到 Almost Lover
    曾见洛阳花开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