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ill

为了以防万一,Kingsman的骑士们总是会提前写好遗嘱。


Galahad

"泡菜先生和蝴蝶们留给梅林。"第一行字。

"那个马克杯放在橱柜里,别乱动……"他还想再写些什么,但落笔的前一刻又生生顿住了,导致这句末尾的句号变成了一个很大的墨团。

"剩下的一切都是Eggsy的。"他写下最后一行字,这句话让这封遗嘱看起来不那么像情书。

他把信折好,放进信封里,压在了枕头下面,想了想又取了出来,放进了他第二喜欢的睡衣右侧口袋里。

The last trick. 他有些得意的想。

他才不在乎别人能不能找到。

反正有人能找到


Lancelot

“我最喜欢的那套西服在我们常去的那家干洗店,记得帮我取回来”

Percival最后看了一眼James临去阿根廷之前留下的纸条,小心地叠起来,放在了他刚刚从干洗店取回的西服的巾袋里。

他只带走了这个。


Percival

Perci的遗嘱只有一句话:

“一切都是Lancelot的。”

James死后他并没有更改任何内容。


评论 ( 12 )
热度 ( 6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