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TTSS】We Meet Not As We Parted别后我们未曾相见 03

3.

      Bill坐在驾驶座上,Harry在他的旁边——当然,不是普通意义上的旁边——教他怎么使用现代汽车,这费了Harry不少劲,特别是在他们没有车钥匙的情况下。
      严格来说他们根本不应该坐在这个位置,因为这辆车不属于两人之中的任何一个,打开门的时候Bill还借此嘲笑了Harry一番,说终于见识到了绅士是怎么借用汽车的,Harry根本懒得理他,要不是他完全不能单独行动,必须要借Bill之手才能达到目的,Harry发誓,他迟早会把Bill丢到什么地方,让他见识一下现代社会的可怕。
    “你要把我当做司机一样使唤,却连个‘请’字都不说。”Bill听起来十分不高兴,“你准备拿什么回报我?”
    “哦Bill,快得了,这又不止是为了我。”Harry毫不退让,并且狡猾的把问题推了回去,“而且我有什么可以回报你的,现在连我的身体都是你的了,你还想怎么样。”
      在Bill问起Merlin之后,Harry只花了3秒钟就明白了过来,Bill很有可能什么都不知道,只是拿着个名字唬他而已。现在他只需要Bill再进行一次追问,就可以确定对方到底是不是真的看到了他的思维。虽然在Harry的认知里,思维共享这种事情实在是太过荒谬,可是更加荒谬的事情已经发生在了他的身上,再多一件也没什么不能接受的。而且Harry隐约觉得,共享这种事情一旦发生就不可能是单向作用,窃取他人思维的同时,自己的过去也将暴露于阳光之下,Bill不可能干这种不划算的事——他的秘密太多也太深,根本不会仅仅只是为了一个可能是Harry情人的名字来丢掉把守自己秘密之门的钥匙。
      想到这里Harry不由得轻笑了一声。
    “你笑什么?”Bill朝后视镜里瞥了一眼,声音又轻又柔的滑过Harry的耳朵。
    “没什么。”Harry不着痕迹的抹去了声音里的笑意,换上了一副懒洋洋的腔调,“我在想也许你需要一个大脑封闭术的老师,我知道一个,Snape教授教的不错。”
    “大脑什么?”
    “大脑封闭术。”Harry重复了一遍。
    “又是新世纪的科技吗?”
    “又是新世纪的科技。”Harry一本正经的说道。
      Bill皱起眉头从后视镜里盯着Harry,眼神里充满了怀疑,Harry则坦然的多,他们这种可笑的方法对视着,直到两个人都意识到这毫无意义,他们只是在照镜子而已。
      他们把博弈放到了奇怪的位置上,互相探知彼此身上的秘密成了新的任务目标和战场。如果说Harry用年少的执念作为借口还勉强说得过去的话,那么Bill选择针锋相对的理由则完全是因为间谍的本能,大概还包含一点八卦的天性。
      Bill没有搭腔,而是把头转向窗户那一边,手里在无意识的揉搓着装着废弃棉签和纱布的塑料袋。他们沉默了几秒钟,然后Bill开了口:
    “跟我说说Merlin。”
      很显然,天性和本能打败了其他的一切需求。
    “等你见到他的时候就知道了。”Harry当然不会说,他把自己控制在一种奇异的冷静之中,不让得意流露的太过明显,“如果你能坚持到那个时候。”
    “哦,是么,看来我这个不受欢迎的人还得再在你这里多待几天。”Bill塑料袋隔着窗户丢到路边的垃圾桶里,然后发动了汽车,他的声音听起来既没有撩拨失败后应有的失落,也没有嗅到情报后本能的兴奋,这好极了,这才是Bill,风平浪静下的暗涌涌动,棋逢对手的博弈让人血脉偾张。
    “可别再突然死掉,那就太遗憾了。”
    “这句话让一个刚被爆了头的人说出来可没有什么说服力。”
    “彼此彼此。”
      他们不再说话,风从失去了玻璃的车窗灌入,充满了整个车厢,Bill厌恶的皱了皱鼻子,嘟囔了几句美国之类的单词,Harry没听清——Bill一向不喜欢美国一切,当然也包括美国的空气。
      
      他们的目的地是肯塔基北部的另一个城市,Kingsman在这个城市边缘有一个隐蔽的安全屋可以给他们提供休息和补给,更重要的是,Harry必须要联络上总部来确认事态的发展状况。他眼镜的内置信号传感器在教堂门口就已经被毁坏,而外线电话是打不进总部的,这就意味着Harry必须要找到一个拥有授权的线路来和总部进行对话。
    “你看起来并不着急。”行驶了一段时间之后,Bill在发动机的轰鸣声中开了口,同时向左打着方向盘,超过了前面的一辆小轿车,嘴角挂着一个标准的Haydon式笑容,看起来很享受飙车的乐趣。
      他确实不着急,Harry承认这一点,在眼镜被打碎之前,Valentine的所有供词和数据都已经传给了在总部等候的Merlin,虽然SIM卡群众基数过于庞大,但他们还有机会翻盘,他能做的只有相信Merlin和他的同事们,无论是出于习惯,还是出于感情。
      何况他本来就该是个死人,帮不上什么忙。
    “Harry,一名特工可不应该相信感情。”Bill又超过了一辆车,然后拐上了右边的路,他挑着眉毛朝后视镜里瞥了一眼,无视了后面那辆被他别住的车主愤怒的叫骂声      

    “但是在作为特工之前,我首先是一个有感情需求的人类。”Harry说,没去想Bill是不是又看到了他的思想,“没那么严肃,Bill,放轻松,时代不一样了。”

    “即使这些无谓的幻想会害你丢掉性命?”
    “没有幻想的人生太艰难了。”Harry夸张的感叹道,他想起这数十年来的九死一生,要在这样险恶的环境里坚持下来并不容易,“你当时要是收起那些层层叠叠的套子,多一些浪漫的幻想,也许结局不该是这样的。”
    “那只会更糟,Harry。就像你说的,时代不一样。”
    “显然比起现在,你的那个时代更让人不安——除去你们不需要担心美国和东方的核弹们对准的是哪里,中东那些狂热的的宗教恐怖袭击,或者又有哪个自大狂想要拯救世界之类的事情。”
      Bill被Harry噎的不轻:“Harry.”他有些恼怒的叫道, “把你的刺收收。”
      显然Harry也觉得自己的话有些过了,他放缓了语速问道:“所以,Bill你想表达的是什么?”
      Bill看起来有些纠结,但他最终还是说了出来:

    “你怎么知道你被打爆脑袋这件事,不是提前设计好的?不是来自于你那些予以信任的……同伴。”


      已排好队的反驳话语戛然止住脚步,尴尬的悬挂在唇边,Harry一直以来想要证明的事情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被铸就于石板之上成为事实,答案如此明晰,他甚至不用再追问这是不是真的。
      真相来的太快又来的太晚,Harry有些恍惚的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他听见自己说:“Kingsman里没有地鼠,Bill。”
    “哈!”Bill发出了一声极为无礼的短促讥笑,有一小绺头发随着震动滑到了额头上,“你永远也不会真正的知道。” 
      Harry还想再说些什么,然而一声尖锐的枪响打断了他们,路面上原有的宁静被突然撕开,几乎是在同时,他们的车子不受控制的向前冲了出去,撞上了前面的路沿。
    “这他妈是怎么回……”Bill被自动弹出的安全气囊打中了鼻子,气急败坏的叫着,话还没说完,更多的枪声在街道上响了起来,同时伴随着的还有嘶吼和惨叫,视线所及之处,已经有行人倒在了地上,空气中有鲜血的味道。
      那辆把他们撞到路边的红色轿车向后倒了出去,轮胎和地面在剧烈的摩擦下发出了尖叫,车前面的挡风玻璃已经在刚才的撞击下完全碎掉了,然而驾驶座上的人却毫不在意一样,神色癫狂的踩下油门,不依不饶的向他们冲了过来。
    “Bill!”Harry大吼着。
      Bill并不需要他的提醒,早在他们受到第一下撞击的时候他就已经从被震开的储物箱中摸到了车子前主人放在里面的手枪,并在第二下撞击来临的瞬间,借着力道把自己甩出了车厢,直接滚入了旁边的小巷子,然后迅速的爬起来,掩在了墙体后面。枪柄的轮廓贴合在手掌心,熟悉的54式,沉甸甸的重量两人同时感到了心安。
    “怎么回事?”Bill贴紧了墙,微微喘着粗气,慢慢往巷子深处移动着,街道上的喧闹逐渐被隔绝,幸运的是,这个地方看起来是个鲜有人涉足的城市死角,除了他们似乎并没有其他的人。
    “Valentine的SIM卡,会让人发疯,我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Harry简单的解释道,惨叫声回荡在他的脑海里,之前在教堂内发生的事情又重新浮现在脑海里,令他心有余悸。不过照现在的情况来看,他和Bill似乎并不受SIM卡的影响。
      谢天谢地,他大概无法再承受一次滥杀无辜的罪恶。
    “他就是那个想要拯救世界的自大狂?这可真是个富有创意的举动。”Bill讽刺的说道,低下头检查刚刚拿到的手枪。
      弹夹里只有两发子弹,Bill发出了一个无声的笑,肩头随着抖动了一下:
    “真幸运,不是吗。”他合上弹夹,反手给手枪上了膛,“离安全屋还有多远?”
      Harry在脑内回忆着整个城市的平面地图——他又想起了Merlin,有他在指引的话,这种时候完全不需要担心——他粗略的估算着:“要横穿半个城市。”
    “好极了,我放弃。”Bill举起了双手,一秒都没犹豫,“我们也许可以等他们把彼此打死了再走。”
      巷子的深处忽然传来一声的响动,Bill警觉的抬起了头,眼里一瞬间蒙上了一层狠戾,他的手按在了枪的保险上,悄无声息的往声音来源的方向移动。
      
      这样走了大概有五十米,他们看到了发出声音的人——是一个中年人,平民,软绵绵的背靠着救生悬梯,腹部的衣服被血染成了深色,顺着身体淌到了地上,混着巷子里不知道是什么的脏兮兮的液体,几乎蔓延到Bill脚下,旁边有个躺在地上的垃圾箱,看起来是刚刚和这个人一起摔倒的。
      只看了一眼,Harry就知道这个人救不回来了,血液流失过多,就算暴乱现在立刻结束,救护车毫无阻拦的前来营救,他也一样会死在去往医院的路上。
      中年人满是鲜血的手颤抖着从腹部移开,向着Bill的方向伸了出去,嘴唇无声的嗫嚅着,似乎是在向他们发出求救的信号。
      然而Bill只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显然他也看出来了对方的伤势过重,毫无活下去的可能。男人眼神里流露出的乞求不能打动他分毫,Harry看不见Bill的眼神,却能感觉到隐约的流动在他们之间的情绪。如果说情绪也能有什么颜色的话,那么现在Bill的那一部分一定是冷硬的铁灰色,不带任何多余的情感,如同上帝注视众生。
      Bill会毫无怜悯的离开,Harry在心里几乎已经这样认定了。但令他吃惊的是,Bill迈开步子,朝着那个奄奄一息的人走了过去,他在那个人的面前停住,弯下腰,几乎可以听到那个人充满恳切的呓语。
    “Please.”
      只一下,对方的眼睛还没来得及闭上,脑袋便沉沉的坠入了Bill的手里,失去生命的身体软塌塌的摊开,Bill松开手,尸体砰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Harry没有说话,Bill也没有,他们相安无事的沉默了一会儿,Harry透过Bill的视线看着躺在地上那个已经没有呼吸的可怜人,脑袋以不自然的弧度弯到了一边,就像是被猎场看守人折断脖子的鸟头一样。
    “我没想到你这么的……”像是忍受不了这种尴尬的沉默一样,Harry慢吞吞的开了口,好几个词汇从他的脑中掠过,最后他挑选了一个较为温和的,“干脆。”
    “喔,小Harry这是在嘲笑他的舅舅老了。”
    “Bill,”Harry受不了的打断了他,“你刚刚杀了一个无辜的人。”他停了一下,“圆场难道从来没给你做过心理评估吗?我想你大概是有被害妄想症。”
      Bill装作没听见:“再怎么说,我坐办公室之前也是做了很多年的外勤……”
      Harry等着他继续说下去,但Bill狡猾的止住了话头,弯下腰去把手上的血迹往尸体的衣服上蹭了几下。
      Harry在心里撇了撇嘴,Bill的反侦察能力太强,又从不主动透露,想要了解过去的事情简直难上加难,不过他仍然没有放弃:
    “我认识一个人,他杀人的方法跟你很像。”
      Bill手上的动作滞了一下,波动过于明显,Bill自己也觉察到了,他干脆放弃了假惺惺的动作,坦然的直起了身说道:“巧的是,我也认识一个人,就是他教给我的这个手法。”
      用杀戮来赋予拯救,也是他会做的事。Bill后半句话没有说出口。他迈过尸体,一只脚踏上了救生悬梯,开始向房顶爬去,在那里他们有85%的可能性是安全的。
      Harry的脑子里滑过Merlin那双榛绿色的眼睛,他忽然间觉得有些焦虑,又开始痛恨起Merlin来,无法得知现状让他感到不安,外线不能连接的Kingsman系统更让他感到恼火。

      回去之后一定要让Merlin给自己设置一个特殊权限。Harry想着,顶住了等待未知所带来的煎熬。


TBC.



评论 ( 4 )
热度 ( 4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