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TTSS】We Meet Not As We Parted别后我们未曾相见 05

啊……这章写完的时候错字特别多。。。辛苦翎子了Q3Q

大概还有三章左右完结。

以及,LO上竟然没有斜体吗,还是我没找着?

好吧没有斜体我就用下划线代替了,一切Harry和Bill的脑内活动都长这样。


5.

没过多久他就被再次惊醒了,飞机正在盘旋着下落,失重感让一向警觉的身体自动进入了清醒阶段,与此同时Bill也发出了几声模糊的呢喃,翻动了一下胳膊,睁开眼睛让光泄漏进来。

“到了吗?”Bill的声音中还有着浓浓的睡意,他坐直了身体,用力眨了眨眼睛,手指插入头发中搅动了几下,让它们更加不成规矩,有几缕顽皮的已经从头顶张牙舞爪的翘了起来,直愣愣的支在头顶,看起来毛茸茸的。

这个动作换来Harry不满的反对声:

“看在上帝的份上,Bill,对我的头发好点,把它们都弄平整了!”

Bill差点笑出声——他用低头整理鞋带的方式来躲避总部派来接他的年轻人(Merlin手下的人,好像叫Mike)的疑惑的目光——能让Harry抓狂的事物并不多,头发算其中之一。

“可是我喜欢这样。“Bill对着窗户上玻璃的反光观赏着Harry的脸,压平了头上的乱毛,唯独留下了额头上一绺弯曲的头发。

他已经可以想象出他的小外甥被腻歪到翻白眼的样子了。

“准备好回归了吗,Galahad。”Bill完全不想隐藏声音里的笑意,身体随着飞机降落后的急速滑行而微微向前倾着。

“没什么大的期待。”Harry懒洋洋的说道,“反正你干什么我也没办法把你怎么样,我自己都没办法怎么样。”

“啊……示弱心理。”Bill毫不留情的点破,“别以为这样我就会对你放松警惕。”

“被你发现了。”Harry的声音里没有丝毫可惜,好像早就料到Bill会发现一样。

“我能见到Merlin吗?”飞机平稳开始下降之后,Bill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你对Merlin到底有什么期待?”

“你藏着什么,Harry?”Bill解开身上的安全带,站起身来向机舱门口走去。

“这句话该我问你才对吧,Bill。”Harry嗤笑了一声,Bill因为这声笑而停下了脚步,“有人朝你开过枪,是不是,Bill?所以最开始的时候你才会说,希望脸上不会有个洞。”

没有人说话,Mike在外面突然不知道为什么激动的叫了起来。

“想要坦白吗,Bill?”

“Harry。”Bill的声音里突然充满了疲惫,他在机舱门口停下,“我们过会再谈这个,好吗?”

 

Merlin的回归和离开一样悄无声息。

要在Kingsman的防御系统里辟出一条不为人知的小路并没有什么难度,毕竟这套系统是他一手构建的——他成为Merlin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重筑Kingsman所有的系统,让它跳出现有的一切设定,独立在整个庞大的网络之外,难以寻找,难以跟踪,难以摧毁,这件事情花了Merlin三年的时间,而他乐此不疲。

眼下他的重置代码在那条刚刚开辟出来的小径里飞快地流窜着,操控停机坪升起又复下降,他们重新回归Kingsman总部的地底,就好像他们从未离开,也没有拯救世界一样。

Merlin在驾驶座上伸了个懒腰,舒适感从僵硬的后颈过电一样的传导到指尖,他回过头看向机舱内,两个刚刚拯救了世界的青年人已经肩并肩睡着了,沙发早就被调成了适合睡觉的角度,Roxy蜷起线条优美的小腿安静地呼吸着,Eggsy在她的身旁,肩膀垫在Roxy的脸颊边安睡,原本捏在手里的眼镜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掉到了地上,身上的西服还带着几个刚刚激战时留下的破洞,一个印着蓝绿色方格的靠垫被Roxy搂在怀里,堆挤在两个人中间,女孩子几缕金棕色的发梢蹭进了Eggsy的领口,他们对此都毫无知觉。

年轻人。Merlin摇着头笑了笑,找出毯子给两位新生代盖上,调整了飞机内的温度和灯光明度,,然后关上了机门。

他需要洗个热水澡,让热腾腾的蒸汽和水流好好的纾解一下过于紧绷的情绪。

明天一早应该会有很多事情要做。Merlin头疼的想,任务期间他关闭了公共线路,以至于没有接到任何有关Harry的消息。

想到Harry,Merlin的心又沉了下来,长时间的战斗和飞行让他的神经、身体状况都达到了一个极限,他需要把那些伤痛的情绪封闭起来,等到睡醒了再慢慢消化。

但愿他不会闭上眼睛就是肯塔基那片最后的天空。

Merlin昏昏沉沉的想着这些毫无头绪的事情,按下了上升按钮,等待着电梯的到来,然而一声轰鸣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毫无疑问是从头顶传来的,Merlin抬起头打量着这个空间巨大的穹顶,不出所料,在一阵金属摩擦的声音过后,穹顶被缓缓打开,一块圆形的停机坪载着一架飞机降了下来。

Merlin努力在记忆里搜寻着,他没有印象自己签署过这架飞机出驶任务。

寻找Galahad的飞机在Harry被枪击后半个小时就接到命令出发了,而在Arthur和骑士们为Harry举杯后没多久,他们的King就单方面的关闭了公共线路,Merlin当时一颗心全都沉浸在是否有Harry的消息上,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一点。随后Eggsy就带来了Arthur叛变和死亡的消息。一切都发生的太快,Merlin甚至来不及悼念缅怀或者震惊就被迫出发了。在飞往Valentine基地的途中,为了确保行动的秘密性,Merlin切断了一切外接线路,Roxy和Eggsy的所有通讯全部转接到他的私人线路中去——一个完全保密的,不会被任何人拦截或者打扰的线路,在这一点上Merlin对它有信心——所以他完全不清楚在他走后总部为什么又会派出另一架飞机,去到哪里,去做什么。

Merlin注视着停机坪缓缓的下降到地面的高度,停在了Eggsy和Roxy还睡着的那一架飞机旁边。他伸手摸了摸后腰,意料之中的没有那块黑色的让人安心的金属火器,但是Merlin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惊慌,他在发动机还没完全停止转动的时候便朝着那边走了过去,完全不在意机翼下方涡轮掀起的强风,在机门一侧站定,抬起头看着机门慢慢打开,降下扶梯。

一个头顶防风镜的年轻人钻了出来,Merlin认得他,后勤部的Mike,在搜寻Galahad的任务中负责留守总部。

Merlin微微的皱起眉头,疑惑在他的头脑中盘踞着,但他没有说话,不动声色的把右手手指扣进袖子里。

年轻人看见他之后,一脸兴奋的快步从扶梯上跑下来。

“先生!”Mike大叫道,年轻的脸庞涨得通红,声音被激动的情绪带着拐了弯,“先生!你看是谁回……”

“……我们过会再谈这个。”

有另一个声音轻柔地拨开了Mike的喊叫,滑到Merlin的耳中,这个声音三十多年来Merlin在耳机里,电话里,在面对面的时候听到过无数次,像是珍珠滚过天鹅绒一般的顺滑,此刻听起来却是无比的遥远虚无,又像雷声一般激烈的撞击着他的耳膜和大脑,让他缺氧似的眩晕了起来,以至于不得不抓住面前的扶梯栏杆才能站稳。

Merlin迟缓地转动着脖子,循着声音望过去的一瞬间,他的目光与Harry Hart相接。

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也许他其实是在自己的飞机上,和Eggsy还有Roxy一起睡着了而已。

“Harry……”他听见自己颤抖着发出了一个单词,然后就什么也说不下去了,他甚至不敢眨眼,目光从Harry额前散落的那绺卷曲的头发顺着身体一寸寸的滑动,没有放过对方与他视线相接的瞬间收缩的瞳孔和颤抖的双手。

那仍是Harry,穿着他离开时的那一身西服,头发乱蓬蓬的,眼镜也不知所踪,脸色苍白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可是有什么不对。

Merlin眯起了眼睛,手指在袖子里扣得更紧,盯着对方一步步的走下扶梯。

“Mer……”Bill张开双手想要给Merlin一个拥抱,却被一个肘击打到了胃上,还没来得及弯腰咳嗽,胳膊便被拧到了身后,同时脖子的一侧贴上了一个冷冰冰的金属。

Mike正在解自己身上的背带,被眼前瞬间发生的事情吓得呆住了,Merlin的手腕微微一翻,一个黑洞洞的枪口从贴住Bill脖子的刀片上弹出,直对着年轻人。

“回飞机上去。”Merlin冷冰冰的说。


“别动Bill。”Harry急促的说道,“惯例审讯而已,Merlin的警觉性太高。”

“即使是你,他也会怀疑吗?”Bill被按在了扶梯的栏杆上,有些无奈的问道。

“即使是我,他一样会怀疑,别忘了,我现在应该是一个死人。”Harry的语速很快,“听着,他一会会问你问题,你只要按照我回答的就不会有错。”

“我知道,老掉牙的暗号和审讯手段,我了解,我了解。”


 “你没有躲开,你不知道我带着刀吗?”Merlin贴近眼前的这具身体,伏在耳边轻声说道,热气喷洒在耳廓上,Bill发誓他听见Harry小声的哼了一下。

“我躲开你就不怀疑我了吗?” Bill擅自决定了对话的走向,无视Harry在他脑子里愤怒的叫了起来。

“……”

“你问吧。”

“抱歉Harry,但这是惯例。”Merlin看起来似乎有点动摇,但是扣住他的力气没有减弱分毫,刀子也没有任何的偏移。

“我了解。”Bill仍然没有移开目光。

“名字?”

“Galahad.”这个他知道。

“首次任务时间?”


“1981年7月29日。”Harry提醒道。


“1981年7月29日。”Bill重复道,由于回答没跟上Merlin的速度而引来了对方怀疑的目光。

“位置。”

“圣保罗大教堂广场对面的房顶上。”

“上线?”

“你。”

“你完成最后一道考核所用的时间?”

“三十秒。”

“我喝咖啡放几块方糖?”


“哦这真令人尴尬。”Bill说,“我都想遮住眼睛了。”

“四块,Bill,快说。“Harry不耐烦的催促着,“不许遮眼睛。”


“四块,Merlin。”Bill笑了起来,“你下一个问题是不是要问我惯用安全词了?”

出乎他意料的是,Merlin没有再继续问下去,钳制住Bill胳膊的力道消失了,来自于刀锋的冰冷触感也离开了他的脖子,Bill听到一声细微的“咔”,那把带着可怕放血槽的银色匕首已经不在Merlin手里了。

他们同时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目光在半空中短暂的碰撞,然后Merlin低下头去,没有人说话。


“这个时候你们是不是该接吻了。”

“闭嘴,Bill”

 

“真的是你。”几秒之后Merlin终于开了口,发出声音的一瞬间他的双肩好像瞬间卸下了最后一道重负,不再紧绷,阴影遮蔽下的睫毛轻微的颤抖着,连带着他低沉的声线也带上了一丝软弱。

“Merlin……”Bill往前凑了凑,呼唤着对方的名字,然而剩下的话在Merlin抬起眼的一瞬间就被扼死在了喉咙里。

有潮湿的气息蔓延在那双眼角微红的榛绿色眼眸中,定定的看着他,平静而激烈。

那仿佛是Bill倒下前所见的最后一个景象。

Bill的双手开始颤抖起来。


“Bill!”Harry觉出了不对劲。

Bill没有回答,只是把颤抖的双手握成了拳头,企图阻止过于明显的反应。

而疼痛, Bill把指甲掐入掌心所应该带来的疼痛,几乎被隔离了。

那一瞬间,Harry感觉到自己被抽离了这个身体。他意识到,无论Bill要干什么,他都无法阻止对方。


Bill往前凑了凑,伸过手去捧住Merlin低垂的脸,指尖接触的一瞬间他仿佛又像活过来一样有了触感——Merlin的皮肤温暖且干燥,下巴上青色的胡茬摩挲着他的掌心。而Merlin潮湿红润的眼角让Bill某些痛苦的回忆再次翻搅着浮现在脑海里:在那个冰冷黑暗的时代,他见过数不清的死亡,同事的,敌人的。甚至有时一些人前一天还在神采飞扬的道别,几小时后就有令人痛心的讯息传来,可那些痛苦对于Bill来说始终还是还太过遥远,然而只有一次,就那么一次,他完完全全的体会到Merlin现在的感情。

暗沉的夜色,凄厉的雨滴,彻骨的寒风,飞溅的乱泥,温暖的火炉,纷扬的文件,闪烁的灯光,乱糟糟的人群。

惊慌的Bill Haydon。

他失态的情绪和步伐一样急迫,出现的速度之快,气势汹汹地几乎将他击倒,如此希冀,如此渴望,却又如此惧怕,就像第一天才明白爱情是怎么回事。

可他现在没资格说这个单词,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伸出手去,小心翼翼地捧起这个孩子的脸,把他难得一见的脆弱捧进手心,小心的呵护起来。Bill分不清自己混杂了多少愧疚在里面,可他的确藉着这张过于相似的脸,这双榛绿色的眼眸,看到了另一个人。

“抱歉。”Bill听到自己说,迟来已久的道歉在此刻显得有些唐突,Bill也不是真的奢求一句原谅能带给自己什么安慰,可鬼使神差之下他还是说了出口,也许他真的需要这样一个虚假的、不属于他的谅解。

Merlin摇了摇头没有说话,脸颊依旧贴着Bill的掌心,让这个动作看起来有点像是在撒娇。

“即使是我做下任何不可原谅的事情吗?”Bill不甘心的追问。

Merlin抬起头,透亮的眼睛毫无遮掩,他认真的看着Bill,视线在他的脸上来回移动,最终停在眼眸的深处.

Bill在Merlin的眼内捕捉到许多一闪而过的情绪:疑虑,迷惑,恍然,还有一点点得意。

然后他听见那个无比相似无比熟悉的声音说:

“我恐怕无法给你答案,Harry。”


 “别说话,Bill,你让他感觉到不对了。”Harry的声音重新出现,让Bill清醒了一些。


“现在,我想你需要休息,Harry。有什么事我们可以明天再聊。”Merlin后退了一步,对着Bill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离去。

他抽离的如此迅速,令人猝不及防。


“离开,Bill,往相反的方向走。”


“Merlin.”话语还是不由控制的冲口而出,Bill听见Harry捂住了耳朵发出痛苦的呻吟。

Merlin停住了脚步,转过身来,眼睛如剃刀一样锐利,以至于刚刚那一片令人心碎的潮湿仿佛是幻觉。

“还有什么事吗,Harry?”他的嘴角带着一个微笑,乍看之下是礼貌,不亲近也不疏远,然而对于Harry来说,那更像是一个捕食者看到猎物在陷阱周围徘徊时得意却又紧绷的笑容。

Harry和Bill的视线交叠在Merlin那双聪明的绿眼睛上,一时间气氛有些僵硬。

“没什么,Merlin。”Bill忽然醒悟到自己犯了多么愚蠢的错误, kingsman魔法师的狡诈让他不敢再次贸然进取。

“Harry,”Merlin抬起手理了理制服上的袖口,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异样,手指却躲藏在布料后面慢慢收紧,“如果明天你没有什么事的话,来我家喝杯茶怎么样?”

 

有什么地方破了洞,光明倾泻而入,经年的齿轮抹去了锈迹开始转动,故事还剩最后一块拼图。

“好,Merlin,我们明天见。”

Bill这样说道。

 

TBC.


评论 ( 10 )
热度 ( 40 )
  1. 无冬之宫曾见洛阳花开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