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TTSS】吉姆的日记(Bill/Jim)

突然想起来《We Meet Not As We Parted》有篇重要的番外没有放过来……没看番外的话上一章读起来可能有点费力= =

之前是Ask上的姑娘点的梗,正好前一天刚想写一下年轻时候什么都知道的梅老师,和他是怎么看待吉姆老师和比尔老师的,于是就有了下文www


番外一 吉姆的日记

在Merlin还不是Merlin、日程表上仍旧有空闲的时候,他几乎每个周末都会去乡下,钻到Jim的房车里,发呆,睡觉,无意识的拨动吉他琴弦,和Jim一声不吭地对着痛饮伏特加,或者干脆什么也不做,只是在椅子里缩成一团,看Jim为自己做饭。

天气好的时候Jim会把小伙子拽出狭窄的房车,和他一起在板球场边缘散步,但大部分情况下,他们把时间都消磨在木头椅子、酒精以及书本里。

每次临走之前Merlin都会问一遍Jim:

“什么时候搬去城里?”

而Jim总会回答:

“再等等,年轻人,耐心点,好吗?”

Merlin从不多问,只是和着话语微微点头,他们对视,在彼此的瞳孔里捕捉到自己的影子,这时Jim总会难得一见的放软他紧绷的唇线,露出温软的笑容,伸手摸摸他的头发,说一句好孩子。

他很想告诉Jim应该多笑一笑,学生们都喜欢慈祥会笑的老师,又或者是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不需要摸头这种安慰。

他最想说的是你能不能忘了Bill Haydon那个混蛋早点走出来你已经在他身上耗费了大半辈子对于死人来说这没有任何意义。

对,最好一口气说完,不用断句的那种。


是的,他知道所有,一年多以前的一次拜访让他有一个不那么光明的机会,阅读了Jim曾经的日记,那本日记就像开启Jim的一把钥匙,把另一个不为他所知的吉姆,与那个他熟悉的、但是明显不完整的Jim拼凑到了一起,一切谜题的答案终于揭晓。他开始能够读懂得Jim每一个习惯,包括那些奇怪的,别人看起来不可理喻的事情,忽然在他的眼里都有了丰沛的感情,就像盛夏夜里突如其来的雨水,带着急切的凉意,充盈了他的内心:爱在板球场边缘散步的原因,那辆英国最好的车的来历,右侧的肩膀和佝偻的背部是怎么样被疼痛与金属的碎片拖垮的,再往前一点,在圆场最辉煌的年代,叱咤圆场令人艳羡的外勤搭档,无数封传递在战火纷飞的捷克战场、诉说思念与平安的书信,躲在礼堂厚重的天鹅绒帘幕后面接吻,帘幕的另一面是聚在礼堂内庆祝圣诞的全校师生,还有最开始在集市上那个出人意料又理所当然的相遇。所有的一切,在Merlin的脑海中构架出了一个完整的Jim,既不是乡下公学的严肃老师,也不是极尽所能弥补他缺失亲情的叔叔,这些他认识的Jim,都被包含在那个全部里,让Merlin觉得既陌生,又熟悉。

他见过Bill的照片,被Jim小心翼翼地夹在了日记本皮质封套的下面,好像这辈子都不会再把它抽出来。泛黄的纸张曾经被什么人粗暴的对待,一道带着极大怒气的伤痕从中间贯穿,又从背面小心翼翼的粘好。照片上两个年轻人肩挨着肩,胳膊亲密的缠绕在一起,丑陋的印记横亘在两人中间,而照片上的人却笑的无比开怀,仿佛世界上的一切苦难都无法抹去他们脸上的笑意。Merlin没有见过这样的Jim,他所得到的笑,最多便止于送别时那个温和,甚至带着一点点慈爱的笑容。


Bill Haydon.

在Kingsman总部度过的漫长夜晚里, Merlin有时会在心里默念起这个名字,脑海中浮现出照片上那张脸。他还太年轻,也太骄傲,大脑理智如同一个冗杂而繁密的机器,他以旁观者的角度客观的看到了一切事情,却不懂得Jim的牺牲和坚守,也不明白这其中饱含的爱。Merlin的世界如此简单:叔叔,老师,代码,任务,这些东西足以让他富有乐趣的过完一生。他想,他这一辈子大概不会想要什么人来跟他一起变成更完整的人,也不允许。

尽管他无比的想把Jim从泥泞的深潭里拖出来,然而他十分清楚,自己无能为力。所有他抿紧双唇,哪怕许多许多的话尖厉的叫着,在他的心脏和腹腔盘旋奔跑,拼命地想要冲破喉咙和嘴唇的禁锢获得自由,他也依旧什么都不会说。

也许有一天他会明白坚守和爱,但他现在一点都不期待这一天的到来。


Fin


一年之后:

Merlin捧着板子,把资料从头到尾反复看了三遍,大眼睛瞪的滚圆,表情活像见了鬼:

“怎么就碰上Bill Haydon的外甥了,真是日了狗了。”


Fin,这回是真Fin了



评论 ( 6 )
热度 ( 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