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青  2010-6-25

原作: Harry Potter

CP: James PotterxSirius Black

分级: PG-13

弃权声明:遗憾文中的人物不属于我,他们属于JKR,以及他们永远属于彼此。
简介:离家出走的Siri 。

 

不知道是第几次与母亲爆发争吵了,这是每个暑假都必定会上演的戏码--当然啦,自从被分进了Gryffindor,他在这个全家都是Slytherin的家族中就变成了异类,甚至是,污点。然而这次的争吵与以往有些不同,是以Sirius狠狠摔上Black家那扇古老华丽的大门而告终的。

是的,16岁的Sirius Black离家出走了。

提着自己的行李,他头也不回地大步走着,嘴里还低声咒骂着。他受够了母亲近乎歇斯底里的叫骂,Regulus欲言又止的模样,以及墙上的先祖们鄙夷的神情。他受够了!

好吧,既然不受欢迎,那他也没必要继续呆在那幢阴暗的老房子里了。

 

当他气呼呼地拖着沉重的大箱子走了好几条街后才发现自己的肚子一直在咕咕的叫:出门的时候刚过午餐时间不久,而他,显然是因为专注于与母亲的吵架而放弃了吃饭。

"该死!"中午眩目的太阳晃的Sirius几乎睁不开眼,心情一直游走在爆发的边缘,闷闷地踢飞一块小石头,他拐进一个小巷子,找了个相对凉爽的地方坐下来休息,并且盘算着下一步该怎么办。

箱底还有一些钱,也许他应该坐上骑士公交车去破釜酒吧一直住到开学。

按住饥饿的胃,失魂落魄地叹了一口气,他Sirius Black,还没有这么狼狈的时候。

或许他可以像往常一样,去到James家住?

 

一想到James,Sirius突然就脸红了,上一个学期发生的事情让他有些窘迫,也许这个时候见James Potter不是一个好主意。

"噢Merlin!"Sirius拽住头发哀叫,"我一定是被山怪的大棒敲了脑袋才会跟他好的!!"

没有表白,没有承诺,上一个学期,James Potter和Sirius Black就这样瞒着所有人--包括Remus和Peter--在一起了。一切都是那样的顺理成章,仿佛这两个人都是蓄谋已久的,迫切期待却又小心翼翼地,牵住了彼此的手。

于是,James和Sirius两个人单独夜游的次数越来越多,他们在霍格沃茨幽深的走廊上接吻拥抱,爬上最高的天文塔共同吹一夜的冷风,在寒冷中依偎住对方,十指契合的温暖几乎扎进骨子里,然后再在黎明时分偷偷溜回寝室,抓紧起床前最后一点时间补眠,爬进被窝时总会得到James一个短暂却温柔的吻。

他们明白彼此渴求的心情,但同时又心照不宣地没有讲过任何誓言。他们都明白,这样一份爱情所要背负所要面对的究竟是什么。

他们谁都无法承担。

两个人都默契地选择了缄默,他们在那些绵长的亲吻中探知并确定彼此的感情,却没有所谓的永不分离。

 

想到这些,Sirius有些烦躁,抬起手揉了揉头发--这也是James常做的动作--他发现自己的思绪跑题跑的太远了,于是决定把它扯回来。

脸还是有些发烫。

捶捶已经酸疼的肩膀和已经僵硬的脖子,他已经僵坐了太长时间。夏日的阳光并不温和地低头眷顾着大地,亲吻着倚靠在墙角的少年。Sirius眯起美丽狭长的双眸,随意地向后靠去,翻身找了个舒服的姿势--他有些累了。

午后慵懒的气息让他毫无理由地放松了原本戒备紧张的神经,他伸直了长腿,准备沉沉睡去。

就在这时,耳边传来一个温和却苍老的声音,吓的Sirius几乎跳起来:

"年轻人,睡在这里的话是会生病的。"

 

Sirius把自己陷在柔软舒适的小沙发中,手中捧着清爽的凉茶,脑子里翻来覆去都是刚才的情景。

他怎么那么容易就跟着这个老头儿来了?甚至没有考虑任何可能遇到的危险。这完全不符合Sirius一直以来的缜密。

现在看来,这个老人毫无疑问是个Muggle,而自己也不可能被什么人施了夺魂咒,怎么可能如此听话?

也许是在愤恨自己轻易就放松了警惕,Sirius咯咯地咬着牙,满眼不甘,就像不习惯接受外人好意的野猫在闹别扭。

虽然是一个Gryffindor,但从根骨里来说,他始终还是一个生长在纯血统家族中的高傲贵族。

转着脑袋打量着老人的小店铺,Sirius的大部分目光都落在了墙上:

各种各样的漂亮图案让人眼花缭乱--刚刚老人介绍过了,这是一家纹身店,墙上大大小小的画是供客人选择的花样。

这个老头不会以为自己会对纹身什么的有兴趣吧?

Sirius显然是很爱惜自己的身体的,更何况Muggle们的纹身方法当然不能像巫师那样,只消一挥魔杖就可以绘出繁杂花哨的东西,听说他们是用针刺破皮肤,一点一点描绘的。

Sirius打了个寒战,"为什么会有Muggle喜欢用针刺破自己……"他低声嘟囔着,"居然不嫌疼。"

他想不明白那些深深浅浅的痛下面所蕴藏的含义。

"孩子。"老人温和的声音从前方传来,他显然是听到了Sirius的抱怨,"刺青是点缀身体的钻石,最直接而高贵的首饰。也许你现在还不能体会到,不过,人的一生中总会有那么一些人,一些事,或者一些感情,会让你心甘情愿用发肤之痛来换取纪念。"他停下手中的活,稍稍摘低了老花镜,从眼镜上方看着Sirius,"还有,Muggle是什么?"

后一句明显地带上了浓厚的兴趣。

"一种动物。"Sirius咕囔着,然后不等对方再次发问便自觉忽略了老人疑问。

 

反复思量着刚刚的对话。

纪念么?

Sirius有些不情愿地想起了自己注定无疾而终的爱情。

嘴角滑稽地抽搐了一下,"哦不,"他怨念起来,"这该死的破玩意儿有什么好纪念的?!"

但是,那些记忆,温暖的美好的失落的愤恨的情绪,的确已经酝酿成了盛大而且滂沱的雨水,随时准备着冲刷自己的心。

毫无疑问,老人的话触动了他心底最敏感软弱又倔强的痛处。

Sirius闭了闭眼,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有多么眷恋这段感情,即使知道没有未来。

目光不确定地游移着,最终落在了一个太阳的图案上。

明亮的,热烈的,无畏的,太阳。

他盯着这个太阳出了神,眼前掠过了那总是活力满满的浅褐色双眸。

James Potter和这炽烈的太阳没什么两样。

好吧,他认命的想,其实自己早就死在爱手里了不是么?

 

针刺入皮肤时有细小却尖锐的疼痛。Sirius扭头望着自己苍白的肩头被逐渐刻画出一个明媚的太阳。

再次怨念起来,又是因为自己不坚定的意志力。

什么事情,只要一和James Potter沾了边,Sirius就很难把握好自己原则。

从一开始就是如此。

曾经的曾经曾经的曾经,他敏锐地看透了James是如何用表面的聒噪掩盖了一切漆黑与深不见底的寂寞,并且还毫不留情地指出了对方的脆弱。

一矢中的。

自小成长于纯血家族,接受传统冷漠的贵族式教育,Sirius怎么会不知道,那些刺骨的寒冷是如何千百倍地回馈在喧嚣之后的寂静上的。

他明白自己不可能带来拯救。

但是感情这种事,怎么控制?

他有些自嘲地在疼痛中勾起了嘴角。

 

当Sirius拎着箱子站在James家门口时,他觉得自己又办了一件傻事。

左边的肩膀还在隐隐作痛,“Merlin的裤子啊!”他又拽住自己的头发哀声叫唤起来。

James Potter一定会狠狠嘲笑自己的少女情怀的,没准这件蠢的跟花痴一样的事情会被那个混蛋大魔王揪住不放念叨一辈子。

Sirius简直没有勇气再往前走一步了。

“Padfoot?”

身后传来熟悉的、现在Sirius听起来却堪比地狱魔音的声音,不知怎么的,还带有急促的喘息,仿佛是急匆匆地跑过来的。。

心脏蓦的一紧,他缓缓的转过身,漆黑如黑曜石的眼眸中映出了James灿烂的笑脸。

这个混蛋怎么在这儿!Sirius在心里怒骂着。“啊!Hey,James!”声音有一点发僵,在慌张中扯出的笑容其实很不自然,脱口而出的名字显得生疏很多。

但James Potter似乎没有觉察出好友的不对劲,他跑过去,像往常一样勾住好友的肩膀。

Sirius下意识地拉了拉左边的领口,虽然在这之前他已经重复过很多次这样的动作。

千万别让他看见那个蠢的要死的刺青。

“你在这儿干吗呢?”Sirius瞥见James的裤子上破了一个口子,裸露出来的皮肤有擦伤的痕迹,“那儿怎么了?”他指着伤口问。

“啊~没什么~!”James笑的一脸事不关己,“我估计着你这两天快来了,就总是爬到树上等你。”他指了指不远处的一棵老树,“你知道的,在那上面视野很开阔,如果你来了会比较容易看到。”

Sirius扬起了眉毛:“然后笨拙地摔下树了?”

他有点开心了,心想着可以在James嘲笑自己前先挖苦他一通。

“怎么可能!”James为不实的指控抗议起来,“你当我是笨蛋么!这不过是因为刚才跳下来的时候被小树枝刮了一下。”

这跟笨蛋也差不多。Sirius心里嘀咕着,却没有说出声来,“你怎么认定我会来?”

“你什么时候变成问题先生了,Pad?”James搂住他肩膀的力量大了些,那烙印纪念的地方被他摁的有些疼,“我想你了,所以你一定会来。”

"切,自大狂。"嘴上这么说着,Sirius闭上了眼睛。

微微偏过头,习惯性地迎接一个来自于James的吻。

 

“这么说,伯父和伯母出去度假了?”Sirius很没有形象地四仰八叉半躺在Potter家的大沙发上,熟悉的气息让他很安心,他觉得,比起Grimmauld 12号,这里才更像他的家。

“恩。”James斜歪在另一个沙发上。

Sirius没有问他为什么不跟着一起走。这问题太过矫情,就算他好意思问出口,James也不一定会如实回答。

因为我在等你。

Sirius悄悄翻了个身,把脸埋在成堆的软垫中。

自己杜撰出来的回答还真是够少女的。

“Pad。”James突然叫道,吓了他一跳。

“什么?”勉强稳定住自己的声线。

“你以后不会再回去了吧?”黑发的少年翻身坐起,浅褐色的双眸是少有的认真。

“啊?”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对方在说什么。

“我是说,你以后就不要再回那个家了,Grimmauld 12号。”说出的句子从疑问句变成了陈述句,“留下来吧。”

Sirius张大了嘴巴,他知道自己这样子很蠢,但他实在是找不出别的表情来面对。

James靠过来,半跪在沙发前面,低头俯视着Sirius英俊桀骜的脸庞,看着他那双如黑曜石般的眼眸逐渐变弥漫起雾气。

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他知道Sirius不喜欢被束缚。

但是James Potter沉迷于这份感情之中早已无法自拔。

他想让他留下。

他想让他一直呆在自己身边。

他不想面对分离。

他难以割舍。

所以,请留下。

他深深地望进对方眼中,等待着。

Sirius知道自己没办法拒绝James,从来都是。

伸出双臂,狠狠地搂过那个正在凝视他的男人。

他从来都不是抱怨生活如此不公的人,即使是家族中漠然的亲情让他失望不已,他也依旧是大笑着蔑视一切痛苦与磨难。

狂傲不羁,无视规矩,不被束缚,渴望自由。

从不流泪。

但是果然,不论什么事情,只要一和James Potter沾了边,Sirius就很难把握好自己原则。

“好。”他听见自己轻轻说

眼前是James瞬间放松的脸,Sirius有些恍惚,绕到James背后的手指攥紧了对方的衣衫,他主动把自己的唇献了上去,脑子里想着这回自己栽大发了。

虽然他是心甘情愿被锁在这个人身旁的。

James的回应近乎狂热。

其实也不亏,他想,反正也不是只有他一个人沦陷。

眼角的潮湿一直渗透到心里。仿佛世界上的一切都不复存在了,只有这个人吻还依旧清晰。

“果真是没救了。”长吻结束时,Sirius喃喃道。

James Potter没有理会好友的感慨,修长灵巧的手指悄悄地滑进了对方的T恤内,顺着Sirius柔韧光滑的肌肤向上游走着,同时不停地在他漂亮白皙的脖颈上落下轻吻。

Sirius有些紧张,他伸手抓住了James不安分的手,制止他继续前进:“喂……你等等。”

“Pad……我等了一年了都。”James不满的抱怨。

Sirius瞪着他,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左肩还在隐隐作痛。

衣衫落尽时,那个太阳刺青以耀眼的姿态绽放在Sirius的肩头。

James并没有问这是怎么回事,只是不断地吻着那个证物一样的烙印,并轻声唤着恋人的名字。

“Sirius。”

Sirius。

Sirius。

细碎的吻落下来,一次比一次温柔,Sirius想或许James明白这个太阳的含义。

 

心甘情愿以发肤之痛换取的纪念。

 

                                        ——THE  END——

 

评论
热度 ( 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