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魂记. 搁浅  2010-8-18

 

原作: Harry Potter

CP: James PotterxSirius Black

分级: PG-13

弃权声明:遗憾文中的人物不属于我,他们属于JKR,以及他们永远属于彼此。
简介: 少年James和成年Sirius相遇的故事

 

 一.

James Potter做了噩梦。

梦中的他化身为鱼,却被大海狂暴的黑色浪潮甩到了岸上。

自救不能,他没有手也没有脚,完全无法靠自己的力量重新跳回赖以生存的海洋;呼吸困难,只能徒劳地张大嘴,换来的却只有满涨的空气撑的肺部好象快要爆炸。

但梦境的后半部分他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就像被施了一忘皆空,那部分记忆随着漏进眼中的第一缕晨光一起,融入清早微凉的风中,消失了。

他想,结局大概就是他死了吧。

 

二.

James Potter站在街的对面,瞪着眼前的建筑物:他完全没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

明明刚才还在霍格沃茨格兰芬多塔楼中柔软的四柱床上打盹,怎么再一睁眼就跑到这个诡异的地方来了?

格里莫广场12号,门牌上清楚地写着地址。他知道这是哪儿,就算Sirius没对他提过自己的家庭,那扇古老奢华的大门以及门上长蛇的雕花也明晰地表明了房主人纯正高贵的血统和身份。

这是伦敦,这是Sirius的家。

抛开他本身在这个时间出现在这个地方的奇怪现象不谈,James总觉得还有什么地方怪怪的,周围的环境给他一种不舒服的陌生感,仿佛置身于另一个时空。

嘴角扬起一个笑容:“有意思。”他轻声念叨着,手伸进袍子中攥紧了魔杖,眼中闪烁着危险狂热的光芒:Potter家的人向来都是爱极了这样的冒险。

下一秒,他便向着好友的家走去。

 

三.

Sirius想着自己是不是耳朵出了什么毛病,或者是,思念成疾?也许十二年的牢狱生活真的让他精神变的不正常起来。

门板隔开的声音是久违的熟悉,是这些年来他最为讳莫如深的想念,只一瞬间,他便卸下了所有戒备一切警惕。

心悸的感觉清晰地传来,他心情激荡的几乎要忘记了这个人实际上早已经死去多年。

但无论是怎样腐蚀身心的想念,他都清楚地知道James Potter不可能再回来了,他已经死于比他们认识的时间还要久远的十四年前。

Sirius Black才不是傻子——从普通人的思维来说,他不会蠢到拿自己的性命和整个凤凰社开玩笑——但Black家族的大少爷怎么会是普通人?他爱极了这样的冒险,血液里汹涌的躁动让冒险成为他从学生时代起就不能抵挡的诱惑。也就是因为对冒险的热爱和骨子里带出的恶劣性格,才会让他和James成为那样亲密的朋友。精神上的默契让他们成为了彼此在这个世界上的另一个自己。

握住门闩的时候他脑子中飞快地略过了无数想法,包括门外站着的其实就是伏地魔本尊。

“是黑魔王的话就认栽,其他人一律杀无赦,玩笑也不行。”Sirius恶狠狠地想。

心跳不受控制地继续加速,大有冲破骨骼和肌肤奔向自由的趋势。

汗湿的手掌让黄铜门把手变的滑溜起来,Sirius缓慢地拉开了Black家族久经风霜的大门。

魔杖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出击,攻击性的恶咒却在滑到嘴边时被他生生地咽了回去。

四平八稳的魔杖下指着的,是一张过分熟悉的面孔。

少年James Potter站在门外,一脸迷惑的表情。

 

四.

他还是一脸稚气时的样子,即使已经学会如何巧妙地掩藏起眼底弥漫的黑暗。

“这太逗了!”Sirius震惊地想,“有谁能来给我个合理的解释!”

显然没人能做到。

“Si……Sirius?”犹疑的声音响起,二十年前的Potter瞪大了浅褐色的双眸,里面是再清楚不过的惊讶。

Sirius突然间有些得意:他以前还没见过什么东西能让James露出这样的表情,他甚至不在意James那直呼姓名的生疏称呼了。

然而,少年口中吐出的下一个单词,却让Sirius的心飞向了柔软的云端。

他唤:“Padfoot.”

唇齿开合间跃出的音节仿佛带有奇异的魔力,卷携了强大的生命活力,一点一点浸透了Sirius的四肢百骸。

他开始怀疑这是不是梦境。

颤抖地伸出手,触到的是熟悉的温度。

眼前的少年是尚未长成的青涩。

二十年前,他们都只有十五岁。

 

五.

进门后James只问了两个问题:“这是二十年之后?”

“是。”

“那,二十年之后,我们有没有在一起?”

跳动的心脏在那一个瞬间猛的停滞了一下,Sirius用力吸了吸鼻子,摆出笑脸,伸手揉乱了小鬼的头发:“James,你在胡说些什么,什么时候变的这么煽情了……”一句话没说完,领子就被对方擎住了。

少年几乎是撞上来的,牙齿因为猛烈的撞击而有些酸麻。

James用一个炽热的吻堵回了Sirius剩下的话。

Sirius心中难免有些愤愤不平,明明只是身高还不及自己的青涩小鬼,就连接吻都需要尽力掂起脚,却还是把自己吃的死死的。

他在心底苦笑了一下,勾住少年的脖子,缓缓地加深了这个吻。

他毕竟还是,太想念。

 

尽管James差点被Sirius吻到断气儿,但大魔王不愧是大魔王,依旧是一副嚣张自负的表情:“知道么Pad~我原本打算睡醒了就向你告白的。”

Sirius恍然,他知道James是从哪天过来的了。

那是他们五年级时,某一个冬天的午夜,睡的正香的Sirius被吵着要去夜游的James从床上拖起来,半是哄劝半是绑架地骗上了霍格沃茨最高的天文塔,在被冷风吹的连打了几个喷嚏之后,Sirius发飙了,他想念自己温暖柔软的被窝!他很冷!他要睡觉!

而后的回忆突然间和现实重合,少年慢慢凑近的脸庞让他难受的想要流泪。

好象有什么东西压迫在胸口一般。

“Sirius,”那个午夜James的声音夹杂着热气从耳侧缓慢却清晰地传来。

“我喜欢你。”

 

六.

 

没有人知道James Potter回来了(虽然是缩水版的),除了邓不利多。

Sirius受到了警告,那个老人不允许他向James透漏任何有关未来的事情。

“不要想着改变过去。”邓不利多的蓝色眼睛中闪过锐利的光芒。

于是凤凰社开会Sirius就把James藏在他的卧室里,还好此时霍格沃茨已经开学,原本频繁的会议也就减少了很多。两个被禁足的人倒是没再像当年一样整天惹是生非,其实只是Sirius单方面的躲着James,或者把他当做空气,偶尔两个人在同一空间相处时,Sirius总是会看着对方发呆。

在那个表白的夜晚之后,James再也没说过类似的话。

Sirius那样的回答,大概就是……被拒绝了吧。

半夜时分醒来的少年抑郁地发现自己的手被那个熟睡的男人紧紧地窝入了掌心,不能容忍失去般的力气。

明明就是很在乎,为什么还要嘴硬地说出那种伤人心的话。

唇角勾起一个漂亮的弧度,他凑近睡梦中的Sirius,在对方的额头上落下一个轻柔却深情的吻。

习惯性地揉乱那原本就不听话的头发,James想起那天Sirius的回答,心乱如麻。

那天晚上,那个男人在听到那句告白之后瞬间就变了脸色,眼神悠远又饱含寂寞的脆弱,他看的心疼,却不知道如何安慰,在他的记忆里,Sirius从来没有也绝对不会露出这样的神情,他不知道这二十年的时光究竟改变了什么。

来自二十年前的少年不会想到,他们在不久的将来会被死亡分开,然后,那个总是大笑着的桀骜的黑发男生会在阿兹卡班消耗掉人生中最宝贵的十二年。那是失去了最重要的自由和最珍视的人,日日夜夜被背叛和懊悔所磨蚀,靠着仇恨和回忆硬撑过来的十二年。

所以,在听到少年James那句仿佛来自久远记忆中的话语之后,Sirius才会在那一个瞬间失了神,然后缓缓地,一字一字清楚地问道:“那,Lily怎么办?”

 

七.

那个少年很喜欢吻他的额头。

懒散地在床上把自己摊开,黑发在洁白的床单上凌乱地铺着,蓝灰色的双眼澄澈的像秋日午后的湖面,Sirius想起很多年前,James也喜欢这么做。

其实本来就是同一个人,但Sirius还是从来没有唤过少年的名字。

在他的心里,James只有一个,哪怕眼前的这个孩子同那个人有着一模一样的眉眼,一模一样的性格和笑容,他依旧不是他的James。

他的James,陪伴他走过那么多年少轻狂的时光,没有人可以替代。

那个时候,他们的笑脸是这个世界上最最耀眼的光芒。

胜过太阳的光芒。

这个世界再没有人能像他一样给予自己那么多丰沛而激越的感情了。午夜高塔上的亲吻,淋漓汗水中的缠绵,十指紧扣的坚定,那些记得的,不记得的,发誓要拼命记住的,悲伤到想要忘掉了的,所有属于那个人的记忆,都已经被时光的洪流冲垮了。

就连回忆里的主人公,James Potter,都已经消失了。

Sirius翻了个身,把苍白的脸庞埋进自己的臂弯之中,努力蜷缩起身子。

“James……”他低低地念着,“我好想你……”

 

紧闭的门缝中传出来的压抑的呜咽让少年垂下了握紧门把的手,他低垂了眼帘,失神般地倚靠住门边的墙,好似失了力气一般,慢慢地滑坐到地上。

“Sirius……”James的胳膊慢慢圈紧自己的膝盖,在想象中用力抱紧门内那只受伤的兽,“别哭,我在……”

在James的记忆里,那个黄昏被Sirius低微的哭声渲染的悲伤到挫骨扬灰,就连那温暖的橘色夕阳,都是寂寥绝望的颜色。

 

八.

那天之后,Sirius就总是一个人呆着,James有时候一天都见不到对方。

“别总想要躲着我!”James在Sirius又一次把躲进巴克比克的屋中不愿意见人时,隔着门板冲那个家伙喊道。

门内没有动静,只有鹰头马身有翼兽偶尔响亮地叫几声。

长时间的沉默让James有点心慌。

就在他想破门冲进去的时候,门内传出来Sirius的声音。

“被丢下被抛弃的人,是我才对吧?”

身前的门被猛地打开,熊一样大的黑狗瞬间窜出,巨大的冲击力让James站立不稳,跌倒在地上,古老的房子中扬起一片尘土。

黑狗用前爪摁住James不让他起来,然后俯下身伏在James的脖子边上,亮出白森森的牙齿,刃一般尖利的犬齿下是James跃动的颈动脉,只消是轻轻一用力,黑狗的牙齿便会穿透身下人的皮肤,割断他的喉咙。

James却仿佛毫不畏惧一般,伸手抱住了黑狗的头。

“Sirius……是我么?是我丢下你了么?”他柔声喃喃低语着,“如果恨的话,就咬下去吧。”少年浅褐色的眼眸一如既往的明亮,不见任何畏惧。

黑狗发出一声受伤似得悲鸣,转眼间变成了一个男人的模样,半长的黑发胡乱地垂在脸颊旁边,蓝灰色的眼睛像是刚下过雨的晴空,被水洗过了一样干净,苍白不见血色的脸颊是James从少年时代就熟悉的模样。

“为什么要回来……”男人跪坐在那里,神色悲伤,“就这样让我忘了不好么!十四年!你都去哪儿了?!”

情感的爆发好像山洪一样汹涌而下。

十四年的时间,物是人非。他不仅不能为他报仇,甚至连走出这座房子都不被允许——曾经他多么迫切地逃出的房子。

Sirius的吻随着眼泪一同落下,前者平息了James的心,后者灼伤了他的魂。

 

九.

那天Sirius接到一个消息,Harry被Voldermort的假记忆骗到了魔法部,情况危急。

Sirius二话没说准备去营救,转身看见James毫不掩饰的担心神色。

拍着少年的肩膀,Sirius叫他放心:“我比你想象中的厉害多了。”

想了想又补上了一句:“我可是去救你儿子。”

低头看见少年攥紧了自己的魔杖,一副跃跃欲试迫切想要战斗的样子。

暗暗叹了一口气,Sirius弯下腰吻了吻对方的额头。

“在家等我,我一会儿就回来。”

然而James就在等待的时候回到了属于他的时代,一切就像他的到来一样令人猝不及防。

寝室里温暖如常,他缩在被窝里睁开眼睛,被红色和金色的床帐刺痛了双眼。

转过头,年轻了二十岁的少年Sirius还在熟睡着,James想起来他原本计划是今晚要表白的。

什么都没有变,在未来那段日子里所发生的一切都好像只是一场梦境。

他想起那个悲伤的黄昏。那只呜咽的黑狗,还有二十年后Sirius澄澈的像秋日午后湖面的蓝灰色眼睛,以及那个人临走前的那一句“等我回来”。

他想,他们甚至没有来得及告别。

 

十.

二十年前的James Potter不知道,那个时代已经再没有人会回到那栋阴暗的老房子里了。精致厚重的丝绒窗帘低垂,折射后光线因此阴暗无着。

他心心念念牵挂的人跌进了一道帷幔之中,再也不会回来了。

这一回,真的是就此消失再不相见。

老房子里再也不会有低微的哭泣,也不会有黑狗响亮的吠叫。

二十年前的少年终于握紧了他的Sirius的手,他说我一定不会让你一个人,然后想起那栋老房子那个人。

而二十年后那个三十六岁的男人,则最终长眠于魔法部的那一场战役里。

他等不到他回家,就像他再也听不到他说“欢迎回家”。

 

我们徘徊于间的漩涡不知所措。

我们未摊开掌心就已失了自我。

什么都还来不及说。

便搁浅在不知名的岸崖。

不知那星辰何时已陨落。

 

——FIN——                                                              

 

评论
热度 ( 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