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魂记.轮回  2010-09-10

 

原作: Harry Potter

CP: James PotterxSirius Black

分级: PG-13

弃权声明:遗憾文中的人物不属于我,他们属于JKR,以及他们永远属于彼此。

 

一.

把Harry送上火车,从国王十字车站回去的时候,疯眼汉坚持要亲眼看着Sirius回家,按他的说法就是“如果不看好这家伙说不定就会找机会偷偷溜出去”,可是Tonks把他拖走了,说是什么部里有事,但Sirius发誓他看见Tonks冲自己狡黠地眨了下眼睛。

“老天,Nymphadora我爱死你了!”Sirius在心中高声地说着感谢,以一条黑狗的形态蹦蹦跳跳地小跑起来,他好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蓝天白云!耀眼阳光!新鲜空气!最重要的是自由!这是个应该欢呼庆祝的享受时刻!他听见身后Remus无奈却宠溺的叹气声,可这丝毫不能影响他的心情,反正狼人从学生时代就拿自己没办法。大黑狗开心地大叫了一声,折回身去奔到浅发青年的身边,撒娇似地咬住了对方的袍脚。

“好了Padfoot,不要闹了。”

青年伸手拍了拍黑狗的头,同时把自己的旧袍子从Sirius的尖牙下拯救了出来:他可没有钱去买新袍子。

可是快乐是会传染的,Remus直起身时,还是没能忍住脸上的笑容。

唇角扯开了一个清浅的弧度:“马上就到家了,你安生会儿。”

黑狗不满地呜咽了一声,报复性地又去咬住狼人的袍脚,并且把衣服下摆扯出了一道不小的口子。

“Sirius!”Remus压低嗓子警告着,“不想被我咬死就松开嘴!”

黑狗听话的松开了嘴,同时露出了一个恶劣的笑容。

这极其的不符合常理——假如一只狗冲着你露出了笑容。

“哦我的老天,看在Merlin的份儿上,Sirius,你的更像一条狗的样子……”Remus无奈极了,忍不住吐槽好友不合常识的举动。

远远地看见那座阴森森的12号老房子挤在11号和13号之间,Remus明显地感觉到Sirius原本高涨的情绪渐渐低落起来。轻轻摇了摇头,他伸出手,安慰似的揉了揉老友头顶蓬乱的毛发,却感觉到黑狗的身体瞬间僵硬了。

下意识地飞速拔出了藏在袍子里的魔杖,Remus警惕地向四周张望着,却看见那栋老房子前面站着一个人,看不清面容,从身高隐约可以分辨出还是个孩子。

真糟糕……Remus抑郁的想,这孩子正好挡住了回家的小路,但他不认为这是故意的,没人能看见这座被下了赤胆忠心咒的房子,更何况是……Muggle。

“别担心,Padfoot。”他轻声安慰着,“只要一个遗忘咒就……”一句话没说完,只听黑狗低低的叫了一声,突然撒腿向那个身影跑去。

“嘿你要干什么!该死!”Remus被Sirius的举动搞了个措手不及,以至于他在反应过来之后,大黑狗已经跑出去了好远。

“拜托你可千万别发飙去咬孩子……”Remus碎碎念地追着Sirius小跑过去,童年时代的阴影从心头一闪而过。

但是令人意外的是,Sirius跑到那个孩子身前,撒娇似的蹭着对方的衣服,嗓子中发出不明的呜咽声。

亲昵地拍了拍奔跑至自己身边的大黑狗,小女孩转过身,冲着紧跟着跑过来的Remus微笑道:“嘿!别那么紧张,他不会咬我的。”

嗓子蓦的失了声,突如其来的言语不能,Remus怔怔地看着那女孩熟悉的眉眼和微笑,仿佛是遗失了很多年的珍宝。

无论Harry的双眼和他的母亲有多么的相像,眼前的这抹浓翠中所蕴含的光芒,依旧不是那个小小的少年所能拥有和替代的。

他张了张嘴,满心的言语只能汇成一个单词。

“Lily……”

 

二.

“Ja……James也在这附近吗?”

Remus敏锐地觉察到Sirius在问出这句话的瞬间,期待般地僵硬了身体,他甚至可以感知到Sirius因为紧张而蜷紧的手指,缠绕在层层叠叠的长袍之下,宛若溺水的人终于抓住一根救命的稻草,即使那稻草同自己一样的柔弱且毫无凭依。

Sirius……原来,过了这么多年,你依旧是放不下……

暗暗地叹了一口气,隔着衣袍,Remus安慰性地把手搭在了好友的手背上.

感受到桌子对射过来的锐利的眼神,Remus转过头,不出意料地对上了Lily的目光。

不过是十一、二岁的孩子,却有着那样洞悉一切的聪慧双眼,如果不是知道眼前这个女孩正是那个自己认识的、清醒到令人绝望的Lily Evans,Remus简直要怀疑自己眼睛出了毛病。

一切的一切都符合记忆中的Lily。

那个永远清醒、尖锐却不动声色的坚强女生,总是在适当的时候带来恰好的拯救。

比如对于Severus,比如对于Harry,比如对于James。

现在是来拯救Sirius的么?

Remus也有些紧张起来,他期待着Lily口中说出的答案。

“……不。”Lily收回了探究的目光,轻轻摇了摇头,“他不在。”

“什……为什么!”不出意料,Sirius第一个喊叫起来,漂亮的眼睛中溢满了不可思议,“你在,为什么他不在?”他愤怒的站起身,胸脯剧烈的起伏,“还是说,他根本就不想见我?”

“停,Sirius,坐下。”面前的女孩凛冽了眼神,小小的身体散发出如同当年一样令人不容抗拒的女王气质,“听我把话说完。”

有那么一个瞬间,Remus感觉他们都好像回到了从前。

这还真是奇异的感觉,他的口角扬起了标志性的人畜无害的笑容:“是James去到别的什么地方了么?”

依照自己老友的性格,他大概会偷偷爬上Hogwarts的校车去看自己的儿子。

但,想不到的是,Lily依旧摇了摇头:“没有。”

“别卖关子了!”Sirius又咆哮起来,“他在哪儿?”

Lily定定地看了Sirius好久,眼神中闪过什么复杂的情绪,有一会儿她好像要愤怒起来对着Sirius吼回去,但还是及时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过了好一会儿,Lily才慢慢地开了口:“抱歉,Sirius,可能结果要让你失望了。”她端起面前精致的小茶杯,不慌不忙地饮了一口红茶,“这十一年来,我没有任何James的消息。”

“什么……”

“James他……根本就没有进入轮回。”

小女孩略显稚嫩的声音回荡在肮脏老旧的房子里,涤荡起Sirius心底最深处的层层灰尘。

忘记了是什么年纪时候的事情了,恍惚中记得James某天曾死缠烂打着对自己发下这样的誓言。

“Pads~假如有一天我先死了……”记忆中的少年收起了嬉皮笑脸的态度,一反常态的严肃,“我是说假如,那我一定不会先去转世,我会等着你,一直等着你。”

“喂喂你这是咒我呢吧……”Sirius斜眼过去,撇着嘴说道,“我可不想在地底下还有个鬼在天天惦记我。”

何况,你这是准备抛下我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么?

后一句Sirius当时没有说出口。

现在看来,当日不过玩笑一般的话语竟像预言一般的准确。

他毫无预兆的一个人先行离开,而自己被遗留在这个已经毫无牵挂的世界上生不如死。

Lily说他没有进入轮回。

“我一定不会先去转世……”

“我会等着你,一直等着你……”

原来是这样。

 

三.

Sirius一言不发的离开之后,屋中只剩下了Remus和Lily两个人,气氛一下子沉闷下来。

“Um……这些年你们过得好么?”最后还是Lily先开了口。

Remus轻轻摇了摇头:“想也知道的,尤其是他。”略略抬了抬下巴指向楼上Sirius的房间,“差劲极了。”

接下来又是一阵令人窒息的沉默。

“Lily……”

“什么?”

“你为什么可以记住从前的事情?”

女孩的眼神又变得锐利起来,她眯起眼睛盯着Remus:“你怀疑我?”

“不是。”Remus深吸一口气,暗暗地握紧了袍子下面的魔杖,“我只是好奇,毕竟,轮回之说已经很令人生疑了,何况,你本不应该记得以前的事情。”

对面的女生微微垂下了头,仿佛经过了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才艰难的开了口:“Um……好吧,也许你应该知道事情的缘由。”她闭起眼睛,重重地吐出一口气,“简单来说就是,James用下世为人的权利换取了我前世的记忆。”

“我不明白。”Remus深深地皱起了眉头。

“我本来以为James会和我一样进入轮回,但是他说他曾经答应了一个人要在这里等他,何况把他一个人抛在那个世界,James觉得自己很对不起他。”

“我心里明白他说的是谁,但嘴上却从来不说出来。后来他请求我为他办一件事情,就是带着前世的记忆,进入下一个轮回。”

“我以为他没有办法做到,但是他告诉我,他已经和恶魔谈好了契约,换取了我的记忆。”

“这么说来……”Remus犹疑着,不愿意说出心中的猜想。

“对。”Lily仿佛看穿了他一般,接着说了下去,“James如果进入轮回,将不再为人。”

“不再为人……那会是什么?”

“不知道。”这么长时间以来Lily的声音第一次出现了颤抖,“可能是树木,是花草,是任何一种动物。也可能只是山间的风,或者你我脚下的泥土。”

“他…………”Remus一时间没法接受这个事情,张口结舌了好久,最后才缓慢地问道,“他定下这样的契约,到底是为了什么?”

Lily一反常态地没有回答,她只是微微别过头去,浓翠的眼眸中闪现出了复杂的光芒。

“Remus,你觉得……如果那个时候不是因为Sirius,James他还会不会和我结婚?”

许久之后,小小的女孩问出了这样一句话,声音中的苦涩再也难以掩盖,深红色的额发垂下遮住了碧绿的眼眸,Remus看不清Lily眼中蕴藏的情感,只看见对方的嘴角无奈地勾起一抹苦笑。

他愣在那里,不知道该怎样回答。

那个时候,Sirius在经历了漫长的艰难抉择之后终于向James提出了分手,没有争吵没有怨恨没有愤怒,他们都已经迈过了成年的当口,明晰的知道往后的路要怎么走,也知道,究竟什么,才能被称之为归宿。

再往后是James和Lily订婚宴,他们的婚礼,Harry的出生,接下来就是,Potter夫妇的死亡。

零零碎碎却又漫长无比的十四年。

看出了他的犹疑,Lily又笑了一笑:“知道么?James要我保留前世记忆的目的,只是想让我看看他过得好不好。”

没有刻意地说明“他”是谁,但他们都心知肚明。

Lily终究还是知道的。

“你从什么时候……”Remus艰难地开口,“什么时候,知道的?”

轻轻地把头倚在沙发上,Lily的声音一下子疲倦起来。

“很久了……”

“其实我一直都是喜欢James的,也希望她过得幸福,我知道,他不能成为他的归宿,只有我才行,可是后来我发现,即使我们结了婚,有了Harry,他的心依旧不在我这里。”

“Lily……”女孩少见的脆弱让Remus不知道如何是好。

“我作为Lily Evans的那一世活得太累,我希望抛掉一切进入下一个轮回,他却让我记住了一切,带着满身罪孽和满心伤痛开始新的生活。”

James Potter,他同时辜负了两个人。

 

四.

不久以后Lily就离开了,她这一世并没有成为巫师,只是Muggle世界中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女孩,家中有和蔼的父亲和严厉的母亲以及调皮却对她很好的哥哥,但是,继承了上一辈子记忆的她,大概永远也没办法活得轻松吧。

Remus低低的叹,猛然间想起James依旧在另一个世界等着Sirius,心突然跟放空了一般的难过。

Lily说,在这个世界过一天,那个世界就已经熬了一年。

“James……你这又是何苦呢……”

十四年,十四年的时间,五千多个日夜,是不是在那里,就要变成五千多年?

但是,Remus和Lily不知道的是,Sirius始终没有离开,他站在楼梯拐角阴暗的角落里,静静地听完了他们的每一句对话,然后平静地回屋,丝毫没有发现自己已然泪流满面。

独自勉力支撑这么多年,无论怎样都要咬着牙活着,为了复仇,也为了赎罪,因为他的缘故间接造成了James和Lily的死亡,使Harry成了孤儿,所以他不能死,他要给予Harry一个家,牢狱,逃亡,禁足,这些苦痛这些耻辱这些规矩他都一一忍受了,从前骄傲尊贵的的Black家大少爷尝遍了世间所有的苦,到头来却发现,自己让那个人,那个自己要赎罪的对象,等了那么久那么久。

人们都说生离死别最痛,可生离的痛苦,怎么比得上死别。

我过得好不好……James,你说我过得好不好?

十四年,他们阴阳相隔,已经分别了十四年。

 

五.

被咒语击中的时候他有一瞬间的恍惚,紧接接着便疲惫的笑了。

耳边是Harry凄厉的哭喊,他闭起眼睛想说对不起不能再陪你一起走了。

即使他依旧放不下这个孩子,但他要找的,始终都是这个孩子的父亲。

身体越过帷幔,忽然间有了如释重负的感觉。

很快就会见到他了吧……

就算你的你的下世不为人也不要紧,不管怎样都不会再放你一个人等待了。

他冲着那个远远向他跑来的熟悉身影露出了笑容。

管它是山间的清风,还是脚下的泥土,只要在一起,就够了。

 

——The End ——

 

评论
热度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