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N】当蓝色的夜幕坠落(Dean/Sam)

标题:当蓝色的夜幕坠落
分级:G
配对:DS
原作:Supernatural
声明:他们都不属于我,但这丝毫不影响我对他们的爱。
         没有beta,有错都是我的
         题目来自聂鲁达的诗歌
         “我们甚至失去了黄昏的颜色。 当蓝色的夜坠落在世界时, 没人看见我们手牵着手。”     
简介:504衍生,Dean从2014年回来之后去汽车旅馆接发烧的Sam回来,而Sam并不知道他的哥哥要来。


                                      我们只是平铺直叙,谈着一位亲爱的朋友,

                                                          他不能死去。

                                                        他也没有死去。

                                                                               ——题记

 

Sam不安分地从掖好被子里探出手来,牢牢抓住Dean的袖口,凉意从相接的地方蔓延开,渗进他发热的皮肤,Sam意识模糊地呻吟了一声,指腹擦过哥哥的脉搏,那些生长在皮肉之下骨骼之上的筋纹脉络正平稳地律动着,让人安心。

临近黄昏时分的阳光被厚重的窗帘挡住,但他仍然能感受到从四方包围的暖色光感,细小的灰尘飞舞在从缝隙钻进室内的那一丝明亮的光线里,Sam颤抖着睫毛不肯睁眼,自顾自地抓紧Dean,手指从腕骨一路滑到掌心,指尖触及猎人常年握枪累积而成的糙纹与硬茧,力气渐渐松弛,像是不敢面对拒绝的逃避,自暴自弃。

而Dean似乎没有挣开他的意思,只是回头看他,眼里没有情绪起伏,仿佛眼帘下扣住他手腕的只是一个陌生人,而非他的弟弟。

“Sam?”

年轻的Winchester兀自不肯睁眼,欲言又止,过高的体温烧得他头脑不甚清晰,嘴唇干裂,腹腔内炙热的温度好似要将他烤得自内而外迸裂开,还会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就像他们这些年在狩猎的路上,偶尔有睡在公路边上的时候,Dean会用枯枝生起一堆火,再用垒好的石头拢住光亮和暖意。那些记录了时间年岁的树皮会被火焰灼烧着,发出爆破的声响从枝干上剥落掉入火中,再锵然断裂。颓感涌上心头将Sam裹住,他就像被火活生生剥开的老树皮,丧失了依附的力气,唯有坠落。

“Sam.”Dean又叫了他一声,在Sam的手滑落到床上之前将将捞住,“Sam,睁开眼,看着我。”Dean觉察出不对,匆匆地念着他弟弟的名字,用上了命令的口吻,声音里有出乎意料的急切和热度。

然而Sam只是摇头,发丝被潮湿的汗黏在额角,细细的眉眼皱着,聚集了太多让人心软的孩子气,他满是干纹的嘴唇微微张开又合上,过轻的声音在混沌的空气里跌碎,Dean听不见,只好握着Sam的手,弯下腰凑到大号病人的唇边。

“什么?”

“你不是……你是不是……?”剩下的话语被埋没在唇齿间,几不可闻,似乎是一个名字。

“是什么?”Dean又往前凑了凑,他们之间的距离太近了,过于近了,近到他几乎不用动就可以亲吻Dean的耳廓。他尖锐的呼吸化作水汽直扑在Dean的太阳穴,身上的热度在两个人之间铸造了一间亲密的温室,来回蒸腾着,他闻着Dean脖子上须后水的味道,心想这多半是Lucifer营造的另一个比Jessica还真实的梦境,他无法掩藏祈望,无法分辨真实,无法逃离滋生于心底阴暗角落的渴求。

Dean等了几秒,没有回答,怯弱的颤抖从他们相握的手掌中传来,恍惚间他甚至能听到Sam为了抑制颤抖而咬的咯咯作响的牙齿。可他不明白,不懂得,什么样的幻境能将Sam折磨至此,他甚至无法拯救,唯有轻声安抚他的小弟弟,附身查看热度,手指流连拂过Sam额头的散落的头发,姿势深情如同将他纳入一个拥抱里。

Sam睁开眼,他薄薄的眼皮被体温捂得通红,眼球布满血丝,里面盛放着破碎的希冀和绝望,他慢慢从Dean手中抽回自己的手,双眼在Dean的脸上来回扫视,企图找出什么破绽。

“你为什么会来?”他藏在被子里的另一只手绞紧床单,棉被之下的高温让他的皮肤潮湿,不可名状的希望使他心跳加快。

Dean张了张嘴,却没有单词从他丰盈的双唇中掉落。他想起五年之后的世界,硝烟战火与灰败的天,他的男孩眉眼里依旧有挥之不去的孩子气,抚着玫瑰对他笑的轻蔑,嘴角的弧度像猎杀魔鬼的快刀,又像寒冬的烈酒,从Dean的喉头到胸口留下带血珠的一道疤,那时他的心里翻滚搅动着千言万语,现在也一样:你怎么样?你回来吧。我很想你。你绝不能对Lucifer说Yes。我可以不生气。我早就不生气了。但是Lucifer的笑容拦在他的那些就要冲口而出的话语之前,硬生生的,压回去,好像在提前宣告着Dean终究会失败。

Dean最终什么也没说。

末世,僵尸,恶魔,衰败的星球,关于他所看到的一切,Dean选择闭口不言。他伸出手来给了Sam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没有多说,也没有多问。Sam原本紧绷的身体在他的怀抱里渐渐放松下来,他巨大的手掌用力抓住了Dean背后的衬衫,脸蛋堆挤在Dean的耳朵旁边,不可控制的抽噎了一声。

“Dean.”他叫着哥哥的名字。

“好好活着。”

Sam茫然却急促的点头,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知道自己被允许回到了Dean的身边,因为体温下降而回归的神智让他分辨出这是换得Dean原谅的唯一要求。

简单的要求回以简单的答复,他也不准备有任何过多的解释。

他的Jess,他的悔意,他的决心,别的猎人施加于他的仇恨,他日夜不得安眠的现状,他身后的魔鬼,通通被他存放在记忆宫殿里那个名为“不用告诉Dean”的抽屉里。

“我会的。”Sam郑重承诺。

他的语调第一次平稳下来,身体内的热度随着出口的话语与窗外的光一同褪去,Dean低头对他微笑,黄昏已过,蓝色的天幕低垂,迅速的聚拢将他包裹。

 

他深吸一口气,绿色的眼内是Impala折射的奇异光芒,儿时与过往的记忆纷至沓来,又呼啸而去,Sam松开拳头,冰冷的金属被他暖成体温,枯萎的墓园西风猎猎,夹杂着鲜血,泥土与汽油的味道。

他把天启骑士们的戒指丢在Stull Cemetery贫瘠的土地上。

他的哥哥这下真的要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他了。

SamWinchester最后这样想道。

 

Fin

 


评论 ( 2 )
热度 ( 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