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wn  2011‎-10‎-0‎7‎

 

原作: Harry Potter

CP: Sirius Black x Regulus Black

分级: PG-13

弃权声明:遗憾文中的人物不属于我,他们属于JKR,以及他们永远属于彼此。

 

 

15:27。

Sirius从睡梦中醒来,午后的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偷偷泄进,摇曳着在地上折出一道温暖的光芒。

他在床上懒洋洋的翻了个身,抓了抓睡的蓬乱的头发,眼神有点迷惘,直直的盯着那唯一泄露进房间的阳光发呆。这一点也不像平常的他,往日的Sirius应该是活泼的,吵闹的,充满朝气的,即使已经迈过二十岁的当口,也依旧可以像个孩子一样大声的欢笑,而不应该像现在这样如烂泥般瘫在床上,死气沉沉的不想动弹。

窗前的木桌子上还有一大堆没拆开的信件,医生说Lily的生产期快到了,James在凤凰社和家之间两头跑,忙的焦头烂额的,Sirius又想起来了,昨天他刚刚从Moody那里接到新的两个任务,并且被疯眼汉用威胁的语气警告说要尽快完成。

可是他依旧不想起来。

 

16:00

Sirius又对着天花板发了半天的呆,脑袋晕晕沉沉的。

他推开被子坐起身来,愣愣的瞧着前方不远处一片空白的墙壁,好像灵魂就那样飞走了。

 

16:17

下床的时候有什么东西硌到了他赤裸的脚,莫名的有点想发火。虽然知道还有很多事情等着自己做,但他依旧觉得空虚极了。

心里面空荡荡的。

他套上牛仔裤,摇摇晃晃的走进厨房,为自己做了个煎蛋,却被咸了个半死,于是赌气的连盘子一起丢到垃圾桶里。

以前明明不是这样的。

 

16:30

修身的牛仔裤包裹在双腿上,裤脚一直滚下他的脚踝在脚后跟落下一层一层的褶皱。

灰色的眼眸望向远方的夕阳,晚霞通红映射在他漆黑的发丝上糅合在一起然后调出了什麽奇怪的颜色,却美得惊心动魄。

天边的橘色映在他上身的刺青上,这是他前几天刚刚纹上的,意外的不是代表格兰芬多的狮子,那些弯弯绕绕的藤蔓远远看去倒更像是斯莱特林的毒蛇。

他闭上右眼,伸出左手食指放在左眼前方,微微调整了位置就看到天空的一角突然有什麽消失了。

他嘲讽地想著太阳也不过如此,这样轻易地就用食指将它彻底掩盖了。

4月的天气已经开始转暖,但是傍晚的凉意依旧侵蚀了身体,他眯起双眼,看着夕阳,拉上窗户扣上扣环。

 

17:07

他终于好好的坐在桌子前面开始阅读那些信件,但是空虚感并没有减弱,反而以一种极其迅猛地姿态向他的胃部奔去。他开始严肃的考虑要不要去James家蹭上一顿好饭。手里攥着羽毛笔无聊的在纸上划拉着,囘过神的时候他看着纸上几个过于熟悉的字母,突然被吓到一样,眼神是彷徨的。

REGULUS。

这是什么我不知道。

他这样自欺欺人的想着,但是依旧抑制不住内心的波涛汹涌。

想发火,却不知道这火从何而来。

Sirius突然抓起桌上的杯子狠狠的向墙上砸去。

杯子应声而裂。

 

17:10

他出生在一个古老的大家族里,纯正的血统。他们家族的孩子都是这样的,受良好却严格的教育。因为是贵族,家中的规矩等级森严,冷漠的几乎不近人情。他出生时,他也才不过两岁而已,看着那一个小小的生命诞生,然后一起成长。

他一切的时间都陪在他的身边,那是他唯一的弟弟。

他成长,乌黑的发蓝灰的眸,冷傲的面容,一个纯正的Black,可是他的内心却更似山间的风,肆意而舒展。

他的弟弟,那个名为Regulus,随他一起成长的孩子,却如同春日烂漫的山花,容貌中带着Black家族不曾出现的温暖的美丽。他的童年时代没有Sirius活泼,亦没有Sirius的天赋。有些时候会躲在远远的地方看Sirius骄傲的挥舞着自己的小魔杖施法,有些时候会跟在Sirius身后,乖巧而安静。不爱说话,很少说话,几乎不说话,但常常会对Sirius露出温软的笑。

时至今日Sirius回忆起这样的笑,依旧会觉得那笑容中有着珐琅琉璃一般的色彩,无比温暖,无比心安。

而现在,这笑容只能驻守在他的回忆中,再也不可能见到了。

 

17:39

昨天Dumbledo告诉他这个消息时脸上的神情。当时Sirius还毫不在意的扬起了嘴角。

然后呢?

为什么心里空成这样?

他不是最不喜欢这个继承了家族意志的弟弟么?

他不是最看不起这个软弱的弟弟么?

他不是最憎恨这个加入敌对阵营的人么?

他才不难过。

为什么要难过。

 

19:44

他点着魔杖,指挥着台灯一明一灭。

黑暗和光明不停交替着映射在他的脸上。

偶尔眨眨眼就像还活着。就像。

 

23:13

Sirius从噩梦中猛然醒来。

站起身赤裸的上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随手抓过一件衬衫披上领口大敞。

浴室里传来嘀嗒嘀嗒的声音,他走进时发现漏水很严重,岁月在偏灰的墙上留下一把一把的抓痕,有几块掀开的石灰墙皮张牙舞爪地兹开却最终没有掉落。奄奄一息。

艺术感,不错。

他给出一个自欺欺人的答案又走回卧室不知所措。

在刚刚的梦中,他回到了很多很多年前,那是还没有敌对没有阵营不明善恶不懂信念的年代。他们只是普通的贵族孩子,从每天枯燥的魔法教育中偷来闲暇的时光,一起欢笑玩闹。那时一切都美好的毫无根据。他记得Regulus的眼睛同他一样,蓝灰眸中映着折射的日光,湮灭于他的眼睛中。

现在想来,他不知道为什么有那种错觉,美丽而恍惚。仿佛末日瞬间的凄艳。是恒久而永远。比岩石风化成粉末更漫长,比宇宙形成与消灭更漫长。
记忆被篡改,那些东西,居然成为了一种永恒。

他记得那个出走的午后,他不管母亲的尖叫,拖着箱子大步穿过长长地走廊。Regulus站在门口,看到这样的Sirius并没有任何的惊讶,目光从身后的皮箱淡淡的转回到兄长的脸上。

Sirius也端详着他,清秀的五官,正在逐步脱离青涩迈向成熟的脸,柔顺的黑色短发有些凌乱的散落在额前。他恍惚间觉得,面前站着的不是自己的亲生弟弟,而是一个陌生人。

自从Sirius进了狮院之后,曾经的那样无忧无虑的日子就再消失不见了。这些年,他们几乎没有任何交流,他只是在教授和学生的口中听到些关于弟弟的只言片语,无外乎是曾经加诸在自己头上的光环,如今Regulus也有了一份罢了。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Regulus微微动了动嘴唇,最终什么也没说,垂下了眼。他蝴蝶一般的睫毛在眼帘下扑扇的阴影,仿佛饲养着一只黑色的蝴蝶。

Sirius不明白这双美丽的眼睛中闪耀的光芒究竟代表了什么,他也不想明白。

也许只是深心处的的惧怕,有些事情一旦明白了,他也许就再也做不成之前那个没心没肺嚣张霸道的Sirius Black了。

所以刻意的忽略,视而不见。

 

02:36

浓重的夜色包围着Sirius,而他却毫无睡意,某根神经在黑暗的刺激下似乎格外的敏感,回忆源源不断的涌出,心底的某个缺口被无限放大,堵不上,合不住。

离家之后他搬去与好友James一起住,彻底与Black家族断了联系,但却断不了Regulus的消息,那个孩子的成长开始突飞猛进的迅速,如同常年未见到日光的蔓藤,在那一瞬间的疯长。

他成了全年级最优秀的学生。

他做了蛇院的级长。

他加入了Death Eater。

也就是在这之后,他们才真正的开始分道扬镳。

Sirius怎么也想不到,那个笑容温软安静的孩子会去追随那个嗜血的魔王,他想象不出Regulus带着面具挥舞魔杖的样子,是否还会有鲜血溅上银色的面具,折射出冷冽的颜色。

有种被背叛的感觉,过往的旖旎童年好像一场梦一样,转眼间就成了不同阵营的对立面。

这是真的你么?这是真的你么?沉醉于杀戮与鲜血的你,是我的记忆出错了,还是你变了?

离家前门口的那个身影又重新出现在脑海中。

不仅仅是那时的他,从开始到最后,一点一滴都在记忆中汇聚。

神情、言语、动作。
温软、小心、安静、乖巧。

Sirius突然发现这个夜晚里他的记忆中除了他的弟弟再无其他。

他忘记自己曾经的优越与骄傲,忘了对于这个冷漠家庭的恨。忘记了他如何在家中的走廊自己找乐趣,忘记了如何和堂姐妹们一起欺负家养小精灵。

只有他,Sirius Black的弟弟,Regulus Black。

 

03:43

他突然想回家看看,虽然他早已不把那个地方称作是家。

那座阴暗不见天日的老房子,厚重的丝绒窗帘垂立在窗脚,无法透过一丝光线。

如果他在昨天之前回去,回到那个自己曾经抛弃也狠狠抛弃自己的地方。

他还会记得他吗?

他还会像从前一样对自己露出温软的笑容么?还是把脸庞藏在银色的面具下,对着自己举起魔杖?

他如此希冀着昨日,又同时受到煎熬。

如果没有离开。
如果没有出走。

他会不会现在还在自己身边?

又或者,他当时说出那句咽回的话,自己会不会冲动的带他一起走?

他是兄长,他是弟弟。

深埋在血液中的羁绊。

这么多年一直未说出的话:我是多么的想让你在我身边。

但是现在,一切都成了奢望。

 

04:29

窗外依旧是最深沉的黑暗,但是Sirius知道,已经离太阳初升不远了。

黎明。

战斗进入了最艰苦的时段,天亮之后,他就又变回了那个凤凰社的战斗主力,吊着嘴角痞痞的笑,眼神永远明亮而充满活力。

这一晚上的回忆与悼念,从来没有发生过。

信念不同,立场不同,阵营不同。

始终不能同路。

如同白昼与黑夜。

他默默的想着想着,直到睡意袭来,一点一点带来黑暗。

 

这些话,这些心情,这些想念,希望讲述,希望诉出,希望说给他听。

在黎明时分。

与你同在。

我的,弟弟。

 

——Fin——

 

 

评论
热度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