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和死亡都让人不忍过分直视  2010‎-‎10‎-‎18‎

 

原作: Harry Potter

CP: James PotterxSirius Black

分级: PG-13

弃权声明:遗憾文中的人物不属于我,他们属于JKR,以及他们永远属于彼此。

 

谨以此文,献给我挚爱的鹿犬,我的HP鹿犬吧,以及,你们。

借着夜色的掩护,黑狗沿着鹅卵石小路消无声息地奔跑起来,路旁的木头篱笆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十余年的风吹日晒让它们早已不复当年的光鲜亮丽,本该被篱笆拦住的矮灌木,也悄悄地伸出枝蔓,霸道地盘踞了半个路面,弯弯绕绕的挡住了前进的路。

就像Muggle童话故事中的荆棘城堡。

大黑狗不耐烦地咬开一段缠住自己脚腕的细藤,把步伐放缓下来。

很多年前这里并不是这个样子的。那个时候花园里开满了鲜艳的太阳花和玫瑰,常春藤安静地睡在Potter家老房子南面向阳的墙上,篱笆内的灌木丛被修剪的异常精致,放眼望去,一片生机。篱笆经常被James和自己随着心情改成各种各样的颜色。

一切都是那样的温暖美好。

那些场景如烙印般镌刻在心底,直到今天。

可是,眼前的这些斑驳正在让那些持续了将近二十年的记忆一点一点崩坏。

意义不明的呜咽从黑狗的口中溢出,但很快又消失了。如灯泡般明亮的蓝灰色眸子黯淡了一下。

我有必要这么坚强这么勇敢么?Sirius脑海中突然冒出这么个问题。

但是脚步并没有停下。

我只是想回家。他又想,即使那里已经满目疮痍,可它依旧是家。

除此之外,无处可去。

他想起多少年前的某个夏夜,他拖着箱子不顾一切地冲出了家门,狠狠甩开的不只是格里莫广场12号那扇古老的门,还有一切有关Black的联系。

亲手斩断的血脉的联系。

记忆中那个夜晚过的异常漫长,当他终于远远望见Potter家的老房子时,时间已近黎明,东方的天色甚至已经开始微微泛白,疲惫混杂着恐惧委屈以及另一种说不出来的诡异的安心,一起涌上心头。

无论他再如何叛逆不羁再如何决绝,也终究只是个16岁的少年呵。挺直了脊背与魔法界最尊贵的家族对抗,他究竟可以坚持多久?

从家中逃出来的时候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

去到有James的地方。

除此之外,他无处可去。

他知道,就算自己与全世界为敌,那个人依然会带着满不在乎的眼神,一如既往的站在自己身后,选择与这一整个世界的秩序对抗。

但是,直到很多年之后他才明白,那天晚上那种诡异的安心,叫做归属感。

有James的地方,就是家。经历了漫长的逃亡之后,他终于又站在了这里,默默的凝视着这座已经被炸毁的屋子。十三年前的那场浩劫让他的家早已不是当年自己熟悉的模样。

原来时间,已经悄悄过了十三年了。

青春的回忆搁浅在苍白的沙滩上,那些过往,那些隐秘而又难以言说的情绪,谁还记得?

黑狗如灯泡般明亮的眼睛中闪烁着,它低下头,蹭着脚下熟悉的土地,泥土的芬芳顺着呼吸被循环进肺部,沁入血液,流进四肢百骸。

路灯的光投射到地上,映出了他的影子,不经意瞥见时,他唯有落拓地笑笑,笑容中满是自嘲。

是啊,十三年,原来已经这么久了,你已经走了很久很久,离我很远很远了,而我,也远离了自己当年拼命追寻的自由,甚至不得不维持的犬类的形态才能保证自己的生存。也许没有人能够相信,当年骄傲嚣张的Sirius Black可以靠着吃老鼠活着,或者说,仅仅是为了活着。

 

十月底伦敦的天气已经很凉了,不时有几丝风吹过,竟也有了刀子一般的锐利。Sirius想起十三年前的那个十月的末尾,他正在仓皇应付着追踪自己的Death Eater,心脏突然的抽痛让他坐立不安,不顾危险匆匆跑去James的家中,却再也没有黑发的青年大笑着跑出来迎接,那个人僵硬地躺在废墟之下,身后是被炸毁的房子,褐色的眸子不复明亮,直直地望向天空。

Sirius不知所措地呆立在那里,完完全全的茫然,仿佛找不到回家路的孩子,没有眼泪也没有痛呼,他只是那样呆立着,对眼前的一切无法做出任何回应。

如今黑狗就立在当年站立的地方,低低的发出一声哀鸣。

他在牢狱中被迫一遍遍地回忆起那一个夜晚,夜很黑,风微凉,那个人僵硬的躺在废墟之下,身后是被炸毁的房子,褐色的眸子不再明亮,直直地望向天空。四千多个日日夜夜,那些欢声笑语被搁置在心底冷硬的角落,唯有这一个晚上的回忆和对于叛徒的仇恨不断地磨蚀着他的精神和灵魂。

不是没有憎恨过,这个世界带走了他最重要的人,他怎么可能不恨。蛰伏于血骨中的黑暗,让他几乎无处遁形。

在这个世界到处都有人不断死去,但这就可以让他释怀么。他已经,走到哪里都看不到,再也看不到那个人的笑脸了啊。

说什么“这是一个多美好的世界”,太可笑了。

有时候,愿望一旦太过强烈,边特别容易遭到黑暗的追逐。他只不过是想让那个名叫James Potter的人好好的,过上简单幸福的小日子,可是到头来,他的愿望什么都没有实现。

黑狗甩了甩头,缓缓转身,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他清楚那是哪里,那里埋葬着他爱人的尸骨,那个人的血肉早已腐朽成为一抔黄土,这不是他有勇气面对的,那些年少的时光至今还清晰地印在脑海里,十三年的牢狱生涯使他缺失了成长的过程,那些美好对于他来说,依旧彷如昨日发生。好像一回头,James Potter就坐在Hogwarts湖边的毛榉杉树下,嘴角勾起Sirius熟悉的坏笑,阳光斜斜的照下来,是温暖的金黄色。
可是现在,他面对的,却是一排排冰冷的大理石墓碑。
大理石的凉气似乎侵袭到了黑夜里,Sirius打了个冷战,缓缓地舒展了身形,变回人类的样子。黑色的长发纠结成一团,从瘦削的脸颊旁边垂下,眼窝更加的深陷,连续几个月的逃亡生涯让他几乎有些吃不消了,但是这里,却是一定要回来的。
他的衣服依旧是夏天见到Harry的时候那一身破布,在这个寒冷的夜晚根本不能御寒。可是谁又在乎呢?连他自己都不在乎了。
Sirius苦笑一声,抬起头向路的尽头望去。
冥冥之中好似有什么感应,他知道,那个人腐朽的尸骨就在那里。
脚步忽然间加快了。
停不下来,奔跑的脚步停不下来,就算是在逃亡的路上都没有如此拼命的奔跑过,他气喘吁吁的站在年少时期的好友墓前,口中因为疲惫喷出的气体在寒冷的夜里化作白雾。
头靠在冰冷的墓碑上闭上眼睛时,眼泪毫无预兆的从眼眶迸发而出,灼热的温度让他自己都诧异。
他还会流出这么温暖的东西么。
明明从那一刻开始就已经彻头彻尾的浸在刺骨冰寒之中了。
Sirius从来不喜欢流泪,因为他觉得如果为了什么事而哭泣,是会替周围带来阴影的悲伤表现。
所以即使自己再怎样悲伤,也不会因为什么而落泪。
所以如果落泪的话,一定是特别之人。
James……
眼泪一滴一滴顺着不再乌黑油亮的毛发滴下
好想见你 好想见你。
见不到你 好想见你。
见不到你 见不到你。
好想见你。
不管千山万水,好想见你。
可是……再也见不到你了……
就在那天。
那天我用手描出来的愿望,全部,消失了。
现在的你一定对着那不同的天空,那片我看不到的天空,一如既往似乎的看着,然后嘲笑般的说“你哭起来的样子真蠢。” 
来到这里之前,他以为自己会很平静,可是他太高估自己的自制力了。
到如今他才意识到,他早就没有家了。
没有了James,何处为家?
究竟还有多久,他才可以逃离这份已经蔓延了13年的孤独。
还好,还有Harry啊……
那个有八分像他的孩子。
Sirius闭了闭眼,重新积蓄了几分力气,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他要回去,保护他,保护这世界上,他最后的光芒。
一定可以做到。
等到自己为那个孩子彻底闭上眼的那刻,才能毫无愧疚一身轻松的面对那个人吧。
他甩甩尾巴,摆掉自己身上沾上灰,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墓地。
所以,你的希望,我会替你守护好。

所以,James,请再等等我。 

Fin


 

评论
热度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