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三十题  2013-04-14

 

原作: The Hobbit

CP: Thorin x Fili x Kili

分级: R

弃权声明:遗憾文中的人物不属于我,他们属于托老和PJ,以及他们永远属于彼此。

警告:坑

 

9.杀了你(大逃杀AU)

Kili又恶狠狠地淬了口带血的唾沫,用舌头顶了顶左侧上排的牙齿,有一颗刚刚因为Fili的重拳而松动,还有一颗被打掉了,眼下正躺在他脚边的烂叶子里。

而他的兄弟Fili,就弓着身子在他的对面,半个人掩在灌木丛中,手中举着一把M9,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自己,眼里全是警惕。

他们打了一架,就在刚才,Kili摸黑走进这片树林时被人袭击了,他和对方扭打着,慌乱之中Kili听到了对方的喘息声——熟悉的令他一颤,于是他转手格开迎面而来的拳头,抬脚踹在肚子上,袭击者踉跄后退了几步,借着月光Kili看清了,那是他的哥哥,金色的头发有一半都变了颜色了,干了的血迹变成令人心怵的暗红,半张脸用撕开的格子衬衫胡乱包扎住,左眼的位置有血迹渗出来。

“嘿,嘿,Fili,是我,Kili,有话好好说。”Kili举起双手表示自己绝不再抵抗:谁都知道Fili的枪法百步穿杨,他可不想被一枪爆头。

他们从走出指挥中心时就离散了,Fili不知道在哪里搞的一身伤,他现在只想跑过去看看他哥哥的情况。

但他的兄弟似乎毫不领情,“你拿到的是什么?”Fili的语气冷冰冰的,枪口稍稍向下移了移,这次瞄准的是他的膝盖。

Kili面不改色地耸了下肩,指了指脖子上的望远镜:“不走运,就这个。”藏在袖子里的短刀几乎被焐成Kili身体的温度,他手背冲前,掌心握住坚实的刀柄,粗糙的质感令他心安。

他之前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对Fili说谎。但Fili瞬间放松的神情针一样的扎中了他。

疯了。他有些绝望的闭了闭眼睛,都疯了,从他们被关在这个岛上开始。

从他听见第一个相识之人的死讯开始。

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

“你过来吧。”Fili终于放下了枪,转身背对着他向林子深处走去。Kili没做多余的动作,顺从地跟在后面,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地上铺满了不知累积了多少年月的腐叶上,眯着眼睛靠月光打量着他哥哥的背影。他敏锐地发现了Fili紧绷着的后背和僵硬的走路姿势,,同时没有忽略Fili依旧扣在扳机上的手指。

你这么想活下去吗?他发现自己无法停止这样的思考,虽然这让他觉得揪心。挂在胸口的望远镜上还有潮湿的血迹,冰凉坚硬的重物随着身体的晃动不断地击打着Kili的胸膛,他想起Ori跪坐在地上望着满手的鲜血,干呕着哭不出声的样子,他觉得自己一辈子也不会忘记Ori脸上的神情,“杀了我”三个字是Ori在世上说的最后一句话,随后便用年轻的身体主动撞上了Kili手中的刀。

在那之后Kili就不断想着,当他遇到Fili的时候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想要见到他的哥哥——曾经他们形影不离,可如今走到哪里对于Kili来说都是绝路。

也许Fili已经死了,在这个岛上不知名的角落闭上了眼睛,只要一想到这个,Kili的心就会狠狠抽动着缩成一小团,几乎可以击破灵魂的悲伤。但更让他不能面对的是两个活下来的人最后面对面站在那里,兵戎相向。

他会让Fili活下去的,是的,他宁愿自己死,也不愿意一个人活在这个没有Fili笑容的世界上。

可是现在,他的目光却只能在Fili停留在扳机上的手指上聚焦,黑暗一点一点的将他蚕食淹没,仿佛被恶魔篡取了灵魂,让他充分体会到了即将溺毙之人的绝望,他唯一的动作只有颤抖着攥住手中的刀。

救救我。Kili闭了闭干涩的眼睛,在心里无声的呐喊乞求着,Fili,救救我,放开你的手,离开那里,不要让我看到,不要让我看到。

不要让我坠下去。

仿佛是听到了他的乞求一般,前面的Fili停下了脚步,Kili一下子瞪大了眼睛,短刀被蓦地握紧,粗糙的手柄磨得他掌心几乎要烧起来,然后他听到他的哥哥说道:
“Kili,认真的说,你想活下去吗?”

Kili想都没想,反问便脱口而出:“你想吗?”

“想,非常想,而且一定要活。”

即使杀了我也在所不惜吗?这句话Kili没有问出口,他已经听到了末日的审判,某种欲望终于将他苦苦坚守的最后一小块地方啃食干净,仿佛一闭眼就能看到那个嘴角尚残留着血迹的自己,舔唇微笑着对自己说:
“你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你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什么都没有了。
什么都没有了……
Kili无声地在黑暗中扯开了嘴角,晃了晃头,他发现自己已经想不起来了,过往的那些天真温软的笑容。
破碎是从最美好的那一段回忆开始的。
在这个世界到处都有人不断死去,没有人会看到他们今天在这里的挣扎,绝望,死亡,破裂,没有人会体会到。过去他们所看到的只是表面上的美好事物,该了解了吧,说什么【这是一个多美好的世界】,太可笑了。

他摇摇晃晃地向前方的Fili走去,黑暗里他忽然可以明确地透过皮肉和骨骼看清他哥哥咽喉的位置。
他不再左顾右盼犹豫不决。
他举起了刀。
目标明确。

Fili听见身后沉重的脚步声摇摆着靠近,他深吸了一口气,闭起了尚且完好的右眼,脸上露出了殉道般的神情。
他不能面对的是两个活下来的人最后面对面站在那里,兵戎相向。
他会让Kili活下去的,是的,他宁愿自己死,也不愿意一个人活在这个没有Kili笑容的世界上。
这一切,早在他踏出指挥中心的大门时便已在心中做好了决定。幸运的是他分配到了一把M9以及一个填满15发子弹的弹匣。火力足够干掉岛上的一半人。Fili小心地卸下弹匣,贴身放在心脏的位置。
他成功地用空枪吓走了一个拿着斧头的小霍比特,把它作为自己的武器,劈开一条血路,一条Kili能够活下去的路。渐渐地他开始不记得自己杀掉过谁,也不记得自己受了多少伤,甚至连左眼瞎掉的时候Fili都没有感觉到多少疼痛,他只是撕开自己的衬衫,草草地包扎了一下,拎着斧头继续走。
他终于等到了Kili。
他告诉Kili,他想活,而且一定要活。
是的,你要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
他听到背后利刃划过空气的声音。
他的手指悄悄松开扳机,15发子弹依旧好好地贴在胸口。

 

12.无爱亦无恨

战争结束的很多年之后,Kili再次踏上了Shire的土地,Bilbo热情地招待了他。
Kili仔细地盯着霍比特人的脸庞,时间好像并没有对他造成太多的侵蚀,那双眼睛中所透出的灵气与活力同二十多年前并没有任何差别。Kili在心里悄悄叹了口气,端起杯子“滋溜滋溜”的一口气喝光了茶。
Bilbo贴心地又立刻为他蓄满。
Kili忍不住笑起来:“我第一次来你家的时候你可没表现的这么欢迎我们。”他拍了拍霍比特人那不是很宽厚的肩膀,“那个时候我以为霍比特们是一群臭脾气的小家伙。”
但是Bilbo却没笑,他只是看着Kili然后一言不发。黑头发的矮人被他瞧的浑身不自在,最后只能举起双手:
“好了好了,我投降。”他认命的挠了挠头,“你想问什么就说吧!”
Bilbo的嘴唇抖动了几下,最终还是犹疑地问道:
“你……还是没回去过吗?”
“回哪儿?”Kili愣了一秒才反应过来Bilbo所指为何,“Fili那里吗?”他低头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嘴角慢慢凝出一个毫无感情的笑:
“那时你在场的吧,Bilbo。”
Bilbo知道他说的是什么。
五军之战一役之后,孤山的矮人们失去了他们最敬爱的君主Thorin,好在身为王储的Fili和Kili都活了下来,矮人的王国不至于无人统治。但出人意料的是,在Thorin的葬礼上,Fili和Kili大打出手,最后黑发的矮人发下毒誓:
“只要你活着,只要你在位一天。”Kili一字一顿的说道,仿佛吐出一个字都会耗费他极大的体力,“我绝不会回到这里,我绝不会回到你身边。”
Bilbo记得那个时候Kili的眼中全是浓烈的恨意和无尽的戾气。
“你恨他。”他嗫嚅了半天才敢对着眼前这个沧桑了许多的Kili说出这句话,“你恨你的哥哥,因为Thorin。”
Kili轻笑一声,十指并拢握紧了手中的瓷杯:“不,我不恨他,Bilbo,我不恨他。”他轻轻摇了摇头,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但我也无法再爱他了。”

 

21.梦里的圆满结局

他的手指穿过那漂亮的金发,扣住对方的后脑,缓慢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然后在那张他深爱的嘴上印上一吻。
“去吧哥哥。”温柔缱绻的气氛让他有点舍不得的放开,“让你的臣民见见他们新王的英姿。”
厚重的猩红披风在空气中低低的划过一道弧线,矮人王国的新人君主走出帘幕,出现在他的子民面前。他盯着还在兀自摆动的帘幕,那后面正传来巨大的欢呼声,于是他闭起眼,在脑海中杜撰着那道垂帘之后的情景:
他的哥哥走过长长石路,来到前任的山下之王、他们的舅舅面前,然后Thorin会为他带上象征着王上的银冠,上面镶满了宝石,那银冠会刚好压在他今早为他梳整好的辫子上,大小正合适。他会伸出双手接过矮人王权的权杖,然后转过身,骄傲又自豪的看着他的子民。金发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他会像一头意气风发的雄狮站在顶端睥睨一切。
他将成为一个好的君主,大家在他的统治下会过的幸福快乐,然后他的故事会成为历史,成为传奇,流传很久很久。
“哥哥……”黑头发的年轻矮人喃喃自语着,低下头轻柔地亲吻他们曾经枕过的、已经落满了灰尘的枕头,“你看到了吗……?请再多等我一段时间。”温柔的语气像是对着恋人悄声细语。
他站在空无一人的双人床前,嘴角漾起微笑,黑发间的银冠闪闪发亮。


26.生离死别

午饭已经过半,Thorin才匆匆的从门外大踏步走进来。厚重的的皮毛大衣上沾染了化不开的寒气,就连胡子上都结了几处冰碴。
“吃饭。”他对上了Fili充满希冀的目光,却未加理会,只是语气生硬地吐出了两个字,然后重重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坐在餐桌另一遍的Balin将Thorin阴沉的面容和Fili迅速衰败的脸色尽收眼底。
五军之战结束之后,王储之一的Kili失踪,这几个月来Thorin一直在倾尽全力的寻找他,但却毫无线索。而Thorin和Fili之间的气氛也越来越奇怪,大家都心知肚明,现在维系着两人关系的只有Kili,但是这根线已经越来越细,绷得越来越紧,一不留神就会断裂。
Balin的心底翻起一阵悲哀,作为唯一一个知道一切的人,他却不能将真相讲出口。
“生离和死别,哪个比较痛苦?”他记得在最后的时刻Kili这么问他。
他知道Kili是对的。
无论如何,Thorin和Fili之间的那根线不能断掉,起码不是百废待兴的现在。生于皇室,他们甚至不被允许哀伤,不能回头祭奠,只能带领人民往前走。
Balin咬紧了牙关,“现在还不是时候。”他闭上眼睛,“抱歉。”


27.到死都没说出口的……

Kili在他的哥哥走进来的一瞬间就醒了,年轻的矮人王子不顾身上的伤口,几乎是打着滑儿的冲到了门口,牢牢的抱住了他的兄长,嘴唇颤抖了半天,却一个字都没有吐出来,最终只是拉起了Fili的手扣紧。
“我以为……”半天之后Kili说到,此时他稍微平静了一些,但眼底仍有尚未褪去的恐惧,“我以为……”他拉住Fili的手握的更近了,他感觉到Fili左手小指上的异物咯的他生痛,但疼痛让他安心,他把哥哥抱的更紧,吐出的句子支离破碎,“我以为你要毁约了……”
“不会的。”Fili笑起来“Durin的子孙从来不会失约。”他不动声色的抽回手,拢了拢Kili乱蓬蓬的头发,目光始终盯着对方的脸庞没有移开分毫。小指上的银环被夜里带有潮气的空气打湿,上面的血迹已经干涸,暗红的颜色少了几分刺眼,却依旧触目惊心的昭示着之前战争的惨烈,“我们都会活下来的不是吗,不管是你我,还是Thorin。”
他看到Kili闪亮的眼睛迅速的黯淡下去:“可是他们还没有找到舅舅……”
“舅舅一定安然无恙,别担心。”他想起倒下前最后映入眼中的景象是Thorin被击飞的橡木盾,以及半兽人寒光凛冽的刀锋割入他的王的肩膀。
Fili不动声色的垂下眼,掩饰了眼底的波动。小银环被他牢牢地握着,苍白冰冷的手指有一圈银环留下的结了痂的血痕。
这枚小小的银环来自于他的弟弟,他们在战前分别摘下头发上佩戴了几十年的发环交予彼此,他看到Kili眼中沸腾的热度和希望,贴住自己的脸轻轻磨蹭着寻找安慰,而他也一如既往的摸了摸弟弟蓬乱的头发,没有了发环的约束,Kili的黑发越发的凌乱,可是就连这凌乱中都透着一股勃勃的生气,让他几乎想捧起一缕头发亲吻。
“现在还不是时候。”Fili这样想着,把发扣调整到合适的大小,套在自己左手的小指上,皮下沸腾的血液让他的手心滚烫,“他会活下来的,我也是。”

他活下来了。Fili走在前面,默不作声地转动着手指上的银环,嘴角在Kili看不见的地方微微扯开一个弧度。这就够了。他想,然后听到身后传来他兄弟的脚步声,急匆匆的追了上来。
“Fili!”黑发的矮人抓住Fili冰冷的手,“我有话对你讲,我一直都想说,我是说,我们都幸运的活下来了……只要等到舅舅回来,我们就能过和以前一样的快乐生活了。”Kili看上去有些紧张,语无伦次地说着,“不,我想说的并不是这个,你,你知不知道我一直……”
话还未完,便被Fili一声阻止:“Kili!”
Kili愣住:“Fili……”
Fili看上去似乎比Kili还要慌乱,他又一次抽回了自己的手,眼神躲闪:“你……你不用说,我都知道,其实我也……”他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情绪,“夜深了Kili,你先回去休息吧,有些话,明天再说也不迟。”
Kili张了张嘴,定定地看着Fili:“好,我明天再与你说。”

第二天清晨,Kili被一阵喧嚣吵醒,他听到了Balin的哭泣和 Dwalin的哀嚎,来不及穿鞋遍连滚带爬的冲到了前厅,一眼望见门口摆放的两具尸体,脚下像生了根一样,动也不能动。
一具是他敬爱的王上,他的舅舅Thorin。
另一具,是他的哥哥Fili。

倒下的时候Fili攥紧了拳头,左手小指上的银环被他几乎生生按入血肉,在苍白的皮肤上留下一圈鲜艳的血印。
他用尽最后的力气举目四望,却依旧看不见黑发矮人的身影。他想起不久前,Kili用绳子把那个刚刚还属于自己的银环用绳子穿好系在脖子上,对上自己的目光时,立刻咧嘴笑了起来。
等战争结束了,再告诉他也不迟。
他最终还是重重的倒在了地上,额发上流淌下来的鲜血遮住了他的视线,Fili躺在地上沉重的喘息着,周围的声音逐渐遥远了。
他想起Kili还在等着他。
“他会活下去的。”他用尽最后的力气这样想着,“Durin的子孙从来不会失约。”


28.“请回头看看我”

Thorin看着Fili慢慢的脱下他最后一件衣服,然后用一种犹豫的姿态爬上了床。Thorin感受到了这种情绪,伸出手臂把Fili捞进怀里,低下头交换了一个咸湿的吻。
年轻的矮人轻微地颤抖着,常年的锻炼让Fili的躯体结实漂亮,有着让人喜爱的健康肤色。Thorin伸手把他的发辫扯散揉乱,金黄色的头发披散在赤裸的背上,那样子像极了Frerin。
山下之王心里沉沉的叹息了一声,死亡让他的弟弟去往他无法触碰到的国度,他再也追不上Frerin的脚步,太过长久的岁月磨蚀了他的记忆,他几乎遗忘了弟弟的模样,而思念的洪流却一再的把他淹没,让他把欲望倾泻到另一个与其极为相像的矮人身上。这并不公平,当他对上Fili湛蓝的眼眸时他想道,或者说这本该是不公平的,可是这笔交易的对象是Fili,让整个事态有了微妙的平衡。
他知道Fili想要温柔拥抱的人并不是自己,想要亲吻的人也不是自己,他们都只不过是恰好与双方的渴望极为相似罢了。
出卖血缘来换取温柔。
出卖温柔来靠近那血缘中的相似。
他并不是Frerin。这双眼睛太过沉静。Thorin缓慢地将炙热埋入那具身体时这么想着,并伸手盖住了那对不动声色的眼眸。这不是Frerin,但他依旧无法抗拒。
呻吟声从Thorin的指缝中漏出,他的外甥伸出手搂住他的脖子,手指插入他的发间——即使夹杂了几缕银丝,但依然与Kili一模一样的黑发。
“Kili……Kili……”达到高潮的时候他听到Fili喃喃地念出这个名字,声音里带上了湿润的哭腔,“请回头看看我……”
Thorin的心被这句话扎得生痛,他低吼一声,射在了Fili体内。
他搂住怀里精疲力尽的年轻矮人,吻了吻他的头发。
“晚安。”他说。
“晚安舅舅。”Fili的眼神里尚有未褪去的情欲。

“晚安舅舅。”站在卧室门外的Kili在黑暗里无声地抓紧了胸口的衣服,悄悄在心里说道。他目睹了这场性爱,饱含爱意的眼神从始至终没有离开过Thorin。

 

29.撕毁梦想

她平静地看完那封丹恩从孤山寄来的信,又一次。

 

 

评论
热度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