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ry Christmas  2013-05-14

 

CP: Viggo Mortensen X Orlando Bloom

分级: R

警告:RPS

此文收录于VO同人本《时光》中。

 

01.

Orlando走在超市的货架之间,假装在端详通心粉的保质期,眼神却越过货架瞟向对面,Viggo就在那个方向,正在从冰柜里拿起一份包装好的生牛排,看了一眼就又重新放了回去,并且少见地皱了皱鼻子,然后推着购物车继续往前走了几步,面无表情巡视的样子活像一个检阅士兵的军官——神情严肃,动作板正,而且本人毫无自觉。

Orli无声地笑了起来,所有的声音都被拦截在胸腔里,憋得他忍不住浑身打颤,以至于不得不抓住货架才能站稳。

好吧,Orli努力稳住了呼吸,他不能让Viggo发现,起码不是现在。他这样想着,嘴角上欢快的笑容藏也藏不住,又从货架之间悄悄探出头去,正好看到Viggo推着车拐到另一排货架之后,他连忙跟上,动作轻巧低调,没有引起售货员的怀疑。

“Nice!”他忍不住在心里悄悄为自己叫了个好,在一个不会被发现又恰好能看见Viggo的位置停了下来,一边继续假装选购着食物,一边眯着眼睛看向不远处的Viggo:多天的加班让他显得憔悴了许多,浓重的黑眼圈,以及下巴上还有没来得及剃干净的胡渣,即使是隔得这么远的Orli都可以看清,头上戴着一顶深灰色的羊毛织帽,整个人裹在一件厚厚的大衣里,虽然表情一本正经,但依旧挡不住从头到脚都散发的中年失业大叔的气质。

Orli再次差点笑出声,他连忙抓起一盒巧克力挡在脸前,温热的气息喷吐在塑料透明的盒子上,晕出一小块雾气。

这个样子的Viggo要是被仰慕他的人们看见,一定能听到偶像幻灭之后,心脏哗啦哗啦碎了一地的声音。这并不奇怪,著名画家,众多时尚大牌的御用摄影,Viggo Mortensen,私底下竟然会以如此邋遢的样子,实在是令人大跌眼镜。想到这里,Orli脸上的笑容更大了,他轻快的向前滑了几步,那姿势带了一股子蓬勃的生气,有趣的跟踪游戏和令人愉悦的脑补让他心情好极了,他觉得自己甚至都可以原谅Viggo在圣诞节前那长达三周的加班和三天前丢给自己的一堆工作了——虽然他并没有听话的去完成,并且在圣诞节的前一天,也就是今天,翘掉了余下的所有的工作。

其实他不是没有想过Viggo发现自己翘掉工作跑来玩跟踪的后果,但是有个词怎么说的来着?恩,有恃无恐。他知道Viggo怎么样都不会对他真正的生气,即使他们认识的时间并不长。

是的,并不长——像是努力在回忆一样,Orli的眉头敛起,脑袋微微歪向一边——还有两天才刚满一年。

这是他们两个认识之后度过的第一个圣诞节,Orli很重视,Viggo说他也是。

虽然直到昨天深夜Viggo还在加班这件事,让上一句听起来一点都不诚恳,但是看在他刚补完觉就出来采购的份上,Orli决定不跟他闹别扭。

他并没有发现,在想到这些时,连自己的脸颊上浮起的笑容都闪烁着的光芒,那并不是平常那种没心没肺的大笑,而是蕴藏着一种更为深沉的温柔,所有难以表述的情感都藏在嘴角的笑纹和明亮的眼眸中,缠绵不尽,却一阵见血的反映出了他的内心。

Orli抬起头,发现某位“中年失业大叔”已经推着装满的购物车走向收银台了,他连忙转过头,从另外一头的无购物通道悄悄溜出了超市,站在门口装作刚好路过的样子,等着Viggo出来。

 

02.

Viggo拎着两个大购物袋从超市里走出来,一眼就看见站在街对面路灯下的Orli。

路边不知何时已经堆起了一层厚厚的雪,并且仍然有大片的雪花从天空上不断落下,深色头发的男孩揣着袖子,在路灯照耀的那一小片光晕下不停跳来跳去地跺着脚,眼睛在昏黄灯光的映衬下,比平常多了几分沉郁的色彩,他抬头看见Viggo,立马咧开嘴笑起来,之前的沉郁几乎错觉一般的消失了,那温暖的灯光打在他的眼睛里,变成了暖春午后的阳光。

即使已经共同生活了一整年,Orli依然能够不断给予Viggo惊喜和灵感,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他的体内活过来了一样,那些感情,激越的,绵长的,温暖的,灼热的,各式各样的,像夏日的雨水一般丰沛,充盈在他的心脏之中。他喜欢拿着相机拍这个孩子的日常,无论是抱着垫子窝在沙发上看肥皂剧的纠结面孔,还是绑着头巾帮自己擦洗橱柜时抹掉汗珠的样子,所有的Orli拼凑起来,让Viggo觉得自己好像处在一个漩涡之中,越转越深,没有丝毫逃出的可能。

Orli在马路上溜冰似的打着滑儿,惊险万分的来到他面前,嘴角噙着笑容,侧身接过Viggo手中的一个袋子,对他笑的好像一只大型犬。

Viggo觉得有些无奈,刚踏进超市他就接到了朋友的电话,说Orli翘掉了下午的拍摄,正好整个团队对圣诞期间的工作怨言颇多,就顺理成章的放了假。挂掉电话他就在不远处发现了Orli的身影,小孩躲躲藏藏的在货架之间闪来闪去,一副对侦探跟踪游戏乐在其中的样子,就差掏出个牌牌来严肃的说“我是FBI请跟我走一趟”了。出于好心Viggo也就假装没有发现他,自顾自的挑选着平安夜大餐需要的食材。

直到结账时Viggo忽然找不到Orli的身影,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一下,收银员慢吞吞的刷着商品条码,他忍了好几次才把催促的话语从嘴边咽下,掏出卡的速度比平常快了一倍,输密码时差点手抖按错键,整个人都慌做一团,跨出门的时候还被随便乱放的购物车绊了一下。

直到他看见街对面的Orli,这种慌乱的心情才得以缓解。

他惊讶于自己无法控制的情绪,他对Orli的感情显然已经超过了自己的预料,正在往一个糟糕的方向咆哮着奔去,并且更糟糕的是,刹车失灵了。

Viggo看了一眼身边的人,男孩显然心情很好,一边走一边哼起了欢乐颂,还时不时的助跑几步,在某些已经冻牢的路面上滑出去很远,并为此发出了快乐的大笑。

他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一年前的今天他还是独自一人在画室里与颜料奋战,如今却拎着两大包圣诞用品,与人相互陪伴着回家。这个男孩仿佛是上天赠与他的圣诞礼物,在去年圣诞节之后的黄昏,背着大包步伐轻快的出现在他家的门口。

“我在周游世界。”站在他门口的年轻人雀跃地说道,“但是由于经济问题,可能要在这里停留几天,可以在您家里借个宿吗?”他说话的时候,眼中的光彩丝毫不逊于天边灿烂的晚霞。

大概是真的被那双眼睛迷了心窍,Viggo什么都没有多问,就让这个年轻人住下了,免费的。

“反正我一个人住这么大一个房子也没什么用,也并不缺钱,我很欣赏你环游世界的勇气,在你攒够钱去下一个城市之前,就在我这里住吧。”

他难得对人放松了警惕,就这样轻而易举的交付了信任。

和妻子离婚之后的他过惯了独居的生活,并没有想过有那么一天,会和一个大男孩生活长达一年之久,并且目测这样的生活还将继续延长下去。

Orli早就攒够了离开的钱,Viggo并不是不知道,刚住下时他就为Orli介绍了模特的工作,这个男孩子有一副好面孔,和一双星星一样的眼睛,笑起来可以感染所有人,简直就是为了站在镜头前而生的。

“再这样下去你还要再去环游世界吗?直接留在这里做时尚界的新宠儿吧。”前一阵子Viggo还这么笑着对Orli说道,不出意外的看到对方瞬间黯下来的目光。

其实留下来也挺好的。Viggo用靴子蹭了蹭地上脏兮兮的雪,低下头狠狠的抽了一口烟,把某些情绪和烟雾一起吞进肺里——他只是不敢说出来而已。

 

03.

熟悉的烟草味从身边传来,Orli抽动了一下鼻子,冰凉的空气混合着烟味顺着呼吸道浸入五脏六腑,凉意侵袭了大脑,让他整个人都打了个激灵。

他想起几天前Viggo抛给他的问题。

是的,启程去往下一站的钱他早已攒够,环游世界自始至终都是他人生的梦想,但是突然间,他看清楚了这一切:可以如此投入地干Viggo给他的工作,并不仅仅是为了攒钱再次踏上旅途,如今它已经演变成留在Viggo身边的一种方式而已。

他想留下,这样的愿望如此强烈,甚至一度超过了他自身的梦想,让他在此有如此长久的停留。

他喜欢着Viggo,虽然他从未说出口,但他也绝不否认。

Orli把手中的购物袋换到另一边,好让自己离Viggo更近一些,然后探过身去摘下Viggo口中的烟,夹在自己的双唇之间,姿态如同亲吻。烟头处忽明忽暗的火星,伴随着Orli的吐息,不停在黑暗中闪烁着。

随后他吐出一口长长的雾气,看着烟雾扭曲成各种形状不断升腾,直至消散,才慢慢地转过头来对着略微怔忡的Viggo笑起来。

“太呛。”他一面说着,一面把半截还在燃烧的烟丢在地上,捻灭。

他也不确定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他一直乐于试探Viggo的底线,这个男人对于自己的态度太过宠溺纵容,好到几乎让他沉溺。Orli并不是擅于控制感情的人,比起压抑自己,他更喜欢毫无顾忌的表达出来。但是面对Viggo,一向勇往直前的他却有些胆怯。

那可是Viggo啊。

虽然严肃又板正,工作拼命,加起班来不要命,但是Orli知道,那个人只是习惯表达自己,他太擅于掩藏和躲避,仿佛一切的情绪都封存在那具身体之中,只有在画笔和镜头下才得以解放。有时他看着Viggo的画作和摄影,都忍不住会想:这样浓烈又富有激情的色彩,这样缱绻的图像,几乎可以让人看见他手拿画笔时近乎痴迷的神态,和躲藏于镜头之后的温柔的眼睛。

足够偏执,足够固执,却也足够温情。

Orli看着眼前依旧在发愣的Viggo——对方现在正盯着自己刚刚吸过烟的嘴唇看——他的笑容更大了,绕到Viggo后侧,推搡着他的肩膀好让他移动起来:

“冷死了,别愣着了快走。”他的声音里有诡计得逞的愉快感,“我都迫不及待要吃圣诞大餐了。”一边说着,一边从路过商店的窗台上抓起一把新雪,在手里揉捏几下就往Viggo的领子里塞去。

对方看起来一下子就清醒了,惊跳起来抖动着衣服,脸上的表情半是恼怒半是玩味:先是瞪大眼睛敛起眉毛,紧接着眯眼看向罪魁祸首,嘴角绷紧微微上翘,这个表情Orli熟悉极了,它的意思就是“臭小子你死定了”。

他迅速迈开长腿向前跑去,嘴里发出放肆的笑声,像是完全不在乎冻牢的路面有多滑,但Viggo不可能就这样放过他,果不其然,下一秒他就觉得屁股被一团硬邦邦的东西击中,冲击力让他脚下一滑差点朝前扑倒。

Orli不甘示弱,弯腰抓起路边的积雪团成球回敬过去,正好打在Viggo左侧胸口处,硬邦邦的雪块散开掉落下来,有几粒冰渣还粘在Viggo的呢制大衣上。Viggo来不及把衣服拍打干净,就攥着一把雪向Orli跑过来,脸上是真正抒怀的笑容,连眼角的笑纹里都是释放的快乐。

Orli的心也紧跟着那笑容雀跃了,他欢呼一声,灵巧地躲开了Viggo的第二下攻击,然后跑动起来。

他们互掷着雪球,在大声笑叫着往家的方向跑去,完全不在乎路人的眼光。最后Viggo终于追上了Orli,手里拿着雪球就要往男孩脸上拍,Orli大笑着想要闪避开,没想到脚下一滑,趔趄了一下,手中的购物袋脱手飞了出去,慌乱中伸手抓住了Viggo的袖子,却依然阻止不了身体的惯性,两人双双摔倒在松软的雪地上。

东西散了一地,Orli也不爬起来收拾,躺在地上笑的喘不过气儿,手指依旧不依不饶地纠缠着对方呢制大衣的袖子,他尚未来得及去看Viggo的反应,就感觉到头上覆过一片阴影,因为寒冷和喘息而变得通红的脸颊被一双同样冰冷的手捧住。

然后,他失声了。

 

04.

香烟被抢走的时候Viggo发现自己的目光无法从Orli的嘴唇上移开。

仿佛是特意的诱惑,男孩先是探出舌尖卷住有些焦黄的滤嘴,然后并拢两片唇瓣,随着吐息的节奏微微颤动着,唇上的水光在路灯的照耀下泛着诱人的颜色,动作轻巧,却勾的人心痒痒。

他有些怔忪,看着烟圈自男孩口中漾出,虚无缥缈最终消失在深色的夜空,心里生出一股悸动。

在Viggo工作间的桌子上有一个精致的水晶相框,放在一个不甚起眼的角落里,但在乱糟糟的房间中显得格外的显眼。相框里放着一张Viggo和儿子的合影——离婚之后,他就跟着Viggo的前妻一起生活在另一个城市,父子见面的机会并不多。

但没有人会发现,相框的背面有着另一张照片。

照片上的年轻人在清晨的阳光中熟睡着,半张脸埋在枕头里,颧骨微红,柔软的头发散落在枕巾上,有几根蜷在脸旁,整个人都是一副安静无害的样子,呼吸平和神情放松地睡在Viggo的床上。

从前Viggo经常一连好几个通宵的加班,处理照片,或者把自己关在画室里,用画笔宣泄情绪。渐渐地他发现,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深夜带着一身颜料回家时,开门总是会看到还没睡去的Orli抱着枕头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或者趴在他的床上开着小灯读书,见到Viggo回来就冲他笑,眼里是熬夜的血丝。

Viggo知道男孩在等他回家,但工作起来却经常忘记了时间。某天他在工作室呆了一整晚,直到清晨才结束手头上的活儿。当他轻手轻脚地回到家,走进卧室时,映入眼帘的是趴在自己床上睡着的Orli,毫无防备的样子让Viggo几乎想要俯下身去亲吻那光洁的额头和饱满的嘴唇。

但是他忍住了,把那些不洁的愿望强压在心底,尽最大的努力。他只是轻轻坐在床边,伸出手停在未及触碰到的距离,沿着Orli的脸庞,在空气中用指尖勾勒出轮廓——在Viggo的眼里他是如此的美好,柔和的朝阳给一切都带上了一丝纯净的温情,于是他取出相机,借着晨光拍下了一张沉眠中了Orli,把这张照片放在了自己一直珍而重之的相框背面。

他小心地对待着这段关系,静默地等待着注定的离别——

谁都没有权利剥离他人的梦想,Viggo是如此的爱惜这个男孩,爱他蓬勃热烈的笑容和亮若星辰的眼眸,因此他知道,唯有让Orli再次踏上旅途,这份天然的美丽才不会消损。

那些绚烂的梦想会在他的灵魂上打下烙印,他会永远保持纯真,保持着年轻人那份生机勃勃的张扬。

他将远行,将停留,将遇到更多的人,有更多的故事,看到更多美丽的景色,金色的麦田,幽蓝的湖面,参天的古木,壮阔的海潮,他将记住一切,缅怀一切,然后再次启程。

最终,他会回到自己身边,带着愉悦的疲惫和满身的故事,完成这个如同仪式一般的,成长的蜕变。

而Viggo要做的,只有等待,他甚至从未给过Orli明确的答复和承诺,一切的感情都是缓慢且无声地交缠着,仿佛在黑夜独自生长的花朵,默不作声,却足够震慑人心。

就连亲吻的欲望都来的如此悄无声息,令人措手不及。

Orli的笑声如同病毒一样感染了Viggo的每一条神经,心底的悸动膨胀起来,被无限地扩大,填满了他整个胸膛,饱胀的感觉令他不安,却无法控制。他探过身去,伸手捧住Orli的脸颊,感受到对方温热的鼻息,在寒冷的冬夜化为白色的雾气拂过脸庞。

然后他低下头,用最温柔的姿态,亲吻了他的男孩。

 

尾声

被Viggo放开之后的Orli显然还没搞清状况,仍然维持着在雪地里的姿势,拼命地眨眼睛看着Viggo。

“Vig你……你……”他结结巴巴地吐出两个单词,却无法再往下说出完整的句子,窘迫的样子让Viggo觉得好笑——他几乎从没见过这个样子的Orli。于是他咧嘴笑了,从地上爬了起来,拍干净身上的雪渣,捡回刚才被Orli丢出去的购物袋,检查了一下,没有任何损坏。

回过头,Orli依然一脸呆滞地坐在地上,没有丝毫起来的意思。

Viggo无奈地看着他,最后还是叹了口气,向男孩伸出了手。

“起来,回家了。”他说,“你不是饿了吗?”

“可……可是刚才……”

Viggo没有回答,只是架住Orli的肩膀把他拎了起来,拂去衣服上和帽子上的雪花后,才看着Orli的眼睛说道:

“是今年的圣诞礼物。”

他眼见着男孩的眼睛在几秒钟之内完成了从迷惑不解到恍然大悟再到惊喜的情绪转换,Orli亮晶晶的眼中仿佛燃起了小小的火光,毫无保留地透露出了他心中的雀跃欢欣。

这是他想要的。Viggo转过身去,在男孩看不见的地方弯起了嘴角,说出的话语却没有泄露出太多的情绪:

“走吧,回家。”

他听到身后追上来的脚步声,Orli走到他身边,与他并肩,新雪在两人脚下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Orli悄悄用空闲的手去牵他的手,他没有拒绝。

不远处的教堂灯火通明,唱诗班的歌声隐隐传来,天空中依旧有洁白不断飘下,节日的气息如此安详美好,交握的双手间传来令人心安的温度,嘴角忍不住上扬,勾出一个淡淡的笑容,Viggo觉得自己不再冷了。

My  precious  present.

Merry Christmas, my boy.

 

Fin

 

评论 ( 3 )
热度 ( 37 )
  1. 点漆Almost Lover 转载了此文字
    好甜啦
  2. 曾见洛阳花开早 转载了此文字
  3. 渊来这样麻烦曾见洛阳花开早 转载了此文字
  4. Viggo Mortensen Fan曾见洛阳花开早 转载了此文字  到 ALVO一生推
  5. In Full Bloom曾见洛阳花开早 转载了此文字  到 Almost L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