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ucedick】与迪克格雷森重逢的四个昼夜



与迪克格雷森重逢的四个昼夜


原作:DC comic
配对:Bruce Wayne/Dick Grayson,斜线有意义 
分级:G
警告:主要角色死亡 
弃权:虽然并不想承认,但是,该死的,他们还是属于辣鸡漫画公司DC。 

概述:Love is the one thing we’re capable of perceiving that transcends dimensions of time and space.


1.

他仍旧不能适应这个。 
小男孩从练习的绳索上坠落,五秒之前,蝙蝠侠刚刚落在帐篷区后面一根光秃秃的柱子上。 
拯救触手可及,而他看起来即将输给时间。 
绝望笼罩了他的全身,蝙蝠侠射出了钩爪——太远了——他来不及——飞翔的格雷森从来不用安全网。 
然而那个孩子——现在布鲁斯看清了,黑头发蓝眼睛,笑容很大——比他游刃有余,他向上甩出了绳索,他的母亲接住了它。 
噢,家人。 
男孩借着绳索的力量,轻而易举地在落地前把自己重新荡上了半空,握住了他父亲舒展的手腕。蝙蝠侠长出了一口气,格雷森家族还是有安全网的,只不过鸟儿与人类不同,他们的安全领域属于天空。 
毫无疑问,这个看起来不超过十岁的孩子拥有别人无法比拟的过人天赋。 
离开的时候蝙蝠侠想,那个在半空荡过的姿势非常不错,看起来可以用在实战里。 

而布鲁斯韦恩则决定买一张马戏团的票。


1.2.

在迪克还可以毫无羞耻心地穿着三角裤和小披风飞翔在哥谭上空,有权利叽叽喳喳无所顾忌问个不停的时期,他曾经问起过最初的故事。 
尽管蝙蝠对他的训练十分严厉,几乎可以称得上是苛刻,但迪克总能轻而易举地分辨出哪些训斥带着真正的怒意(绝大多数情况下没有),哪些的背后藏了溺爱牌酒心棒棒糖。倒不是说布鲁斯真的允许他在这个年纪接触酒精(或者过量的糖分,或者咖啡因)或者对他的管理有一丝松懈,蝙蝠侠在上,家里可有两双眼睛盯着他呢。好吧,哥谭年轻的(十岁的他拒绝使用年幼这个词)义警对此还是颇有抱怨,至少在咖啡的问题上。 
而理所当然的,就算他至今没有得到关于咖啡的应允,却依旧会仗着蝙蝠侠不出声的许可做出一些常规情况下普通孩子不会做的事情。 
开什么玩笑,普通孩子?他可是罗宾! 
一个真正的罗宾,是当然会爬到韦恩宅顶那盏巨大的吊灯上,并且向蝙蝠侠抛出和甘米熊一样幼稚的起源问题。 
“布鲁斯。”迪克双腿缠在那个大的出奇的灯架上,把头部仰着探出去“你为什么会做蝙蝠侠?” 
“用代号,罗宾。” 
“拜托。”小鸟因为悬空造成的晃动而发出掺杂着快乐笑声的抱怨,“我们可是在家里,不是在洞里,也不是在战场上,B。”他故意咬重了最后一个字母的发音。 
“习惯在开始之时要认真培养。”大宅的主人,布鲁斯韦恩,正在用一个懒散的姿势窝坐在灯下长桌旁边的矮沙发里,手上捧着一本厚度令人咋舌的书,迪克不知道书名的单词怎么拼读,反正不可能是《快乐王子》或者《金银岛》。 
“好吧。”迪克在布鲁斯看不见的地方翻了个白眼,腿上用力绷直,好让自己可以坐起来,“给我讲讲嘛,B。”他藏在尾音里的一点点撒娇被吊灯摇晃时发出的“吱呀”声盖了过去,不知道为什么,迪克心里生出一股莫名的庆幸。 
“讲什么?”很明显,布鲁斯在装傻。 
“你为什么会成为一只蝙蝠?”他又问了一遍。 
布鲁斯啪地一声合上了手中的大部头——那声音沉闷到让迪克忍不住畏缩了一下,然后抬起头来,从灯架的缝隙中分辨鸟儿的身影。仅仅是几秒的沉默,迪克便有些招架不住,他不安地重新探出半个身子,正好对上了布鲁斯向上看的目光。 
有个奇怪的念头在那个瞬间跳进了迪克的小脑袋中: 
蝙蝠侠之所以是蝙蝠侠,不会因为他真的是一只蝙蝠吧? 
“不是。”仿佛在回答他的疑问,布鲁斯突然出了声,“没有什么超自然的事情掺合进来。” 
正在纠结蝙蝠侠到底是翼手目精灵还是吸血鬼始祖的迪克被结结实实地吓了一跳,从小开始接受的良好训练在此时起到了巨大作用,让他的身体在慌乱中仍然能够保持平衡,端坐在高处不至于狼狈跌落, 
该死,我不信。迪克在内心尖叫了起来。不然你怎么知道我刚才想了什么?! 

就像他上次把没做完的数学作业藏在了柜子最底层,夜巡回来后就着蒙蒙天光,把它赶在上学前补完,却仍旧被布鲁斯发现了一样,这一定是蝙蝠魔法。


1.6

等到再年长一些时,迪克问过布鲁斯另一个问题。 
"你有没有爱过什么人?" 
彼时迪克正在为他们之间的关系所困扰,监护人,就是目前布鲁斯之于他的对外身份,他并没有改姓,而且很快——再有三年,监护人这个词对他来说也不再有任何的意义,而到那时,迪克这个人对于布鲁斯是不是也就不再有意义,那罗宾呢?蝙蝠侠呢?这些想法触到了他的痛处。有关于布鲁斯的事情,总能触碰到他的痛处。 
布鲁斯,或者说是蝙蝠侠——他们刚刚结束今晚的夜巡,而蝙蝠很可能早就发现了罗宾的心不在焉。迪克背在身后的手悄悄捏紧制服的下摆,用力到骨节交错的位置发出“咔”一声轻响。他仔细地观察着布鲁斯,想找出让他感情外露原因,为此几乎用上了自从他踏入蝙蝠洞以来所学到的全部的侦探技巧。 
“只有一个。”蝙蝠侠说,“在年轻的时候。” 

迪克把布料掐进了皮肤却浑然不觉。


2.

这是哥谭市出现新义警的第三天,蝙蝠侠蹲在距离哥谭码头不远处的一个大厦楼顶,从望远镜里观察着新同行的步伐。对方像在夜空下的哥谭码头游弋,动作里透出一股生机勃勃的快活劲儿,他可以又轻又快地踢断其他人的肋骨,并且不被任何一颗穿过消音器的子弹打乱节奏。 
带血的,或是不带血的,这场战斗像是珍珠滚过丝绸般流畅娴熟,力道掌控的刚好——不致命,却足以让对方失去战斗力,无论如何也不像是一个刚刚出道的蒙面义警该有的样子。 
也许该叫阿福查查这个人。 蝙蝠侠沉思起来,继续观察着码头上的动静。 
“布鲁斯少爷。”管家的声音适时地从耳机里传了过来,“我必须提醒你,有人刚刚黑进了……” 
望远镜里,处理完最后一个敌人的新义警突然转过身来,对着蝙蝠侠的方向眨了眨眼睛。 
“嗨,B。”另一个不该属于线路里的声音轻快地传来,蝙蝠侠看到有人在码头上对着他挥手,“今天晚上的工作到此结束,我想是时候该认识一下啦。” 
“你可以称呼我为夜翼。”


“蝙蝠侠和别人坐在哥谭的钟楼顶上吃快餐”这句话,本身就像是在说梦话。 
然事实就是如此,虽然在夜翼穿着(看起来像个奇怪的变态的)紧身衣走进快餐店,熟门熟路地开始点套餐时,蝙蝠侠就已经开始后悔了。而当夜翼捧着快餐,坐在蝙蝠车里用另一只手东摸西摸,不时发出“哇”的惊叹时,他甚至怀疑起自己之前对夜翼的判断是不是错的。 
他身边更年轻一点的同伴(蝙蝠侠不情不愿地用了这个词,至少比搭档疏离一些),仿佛完全没有注意到蝙蝠侠激烈的内心战况,已经哼着歌曲打开了垃圾食品的外卖纸袋,从里面掏出一个汉堡,津津有味地嚼了起来 
“迪士尼。”夜翼看起来兴高采烈的,满嘴的食物让他的声音现在听起来含混不清,“真是首适合这个夜晚的歌曲。”他把头转过来看向安静的蝙蝠侠:“说真的,B,哪怕一次,你有没有觉得自己就像是童话故事里的传奇骑士——你看不看童话书?” 他咯咯地笑了起来,看起来丝毫不在意蝙蝠侠的沉默。 
不,不是。蝙蝠侠在内心自行否定了刚才的形容。比起不在意,他看起来更像是习惯了这种沉默,还可以自娱自乐。 
就像是早就习惯了呆在一个沉默的人身边,呆在蝙蝠侠身边。 

这让蝙蝠侠感到好奇,在登上钟楼之后他第一次有了开口的兴趣:

“。”好吧,这比想象中的艰难一些,准确的说,蝙蝠侠发出的更像是一声为开口做准备的气音,而非传统意义上的打招呼或者开场白。
夜翼的反应倒是很敏锐:“怎么啦,蝙蝠?”他听起来像是在努力憋住笑意。
“我并不认识你,你来哥谭做什么?”蝙蝠侠刻意忽略掉夜翼的嘲笑。
“你的确不应该认识我。”男人——也许该称呼他为男孩,夜翼实在是太年轻,年轻到很难不让人注意到这一点,哪怕隔着白色护目镜,也仿佛能看到他眼神背后鲜嫩的人生时长和取之不尽的活力——那是还没有被岁月磨蚀的孩子们所特有的礼物,“我以前不叫这个。”
“以前?”
对面的笑容看起来更大了:“说出来你别不相信,作为义警我的资历可是比你老多啦,蝙蝠,你干了几年?两年?三年?我可是将近有十年的工作经验噢!”
“十年。”蝙蝠侠的声音今晚第一次露出了一点情绪,和笑意,夜翼将它判定为惊讶的表现,“谁会让一个十岁的孩子在夜晚打击罪犯。”
哇哦,该说不愧是蝙蝠侠吗。夜翼在心里咋舌,哪怕自己带着面具,他对年龄的判断依然如此精准。
“十岁算什么。”他耸耸肩,十岁加上露大腿的三角裤再加上红红黄黄的制服才叫要命呢。
“好吧,十岁。”蝙蝠听起来并不像相信了的样子,但是——他这次是真心实意地笑了,还伸手拿走了夜翼纸袋里的一根薯条,“比起自己看童话书,我倒是更愿意听一个新鲜的童话故事。”
夜翼重新跟着他一起微笑了起来,在来到这个时空,并且发现自己跌落进的是过去的哥谭之后,他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看看这个时期的布鲁斯。不过他没想过,年轻版的蝙蝠侠比老的那只要轻快活泼的多,更爱笑,也更容易逗笑——他以为布鲁斯一直都是那个沉默的样子,而眼前这一个,说不定还会接他的双关语段子:“我可是有整整一口袋故事的人。”
“好啊,我可是有整整一夜的人。”

“在时间问题上我可比你有自信。”夜翼毫不脸红地宣布道。


3.

他在坠落。 
迪克原本只是打算在蝙蝠洞里闭那么一小会儿眼——夜巡从没有像现在这样让人筋疲力尽过,尤其是他现在仍旧不能很好地适应这件披风,尽管已经做过了三次减重处理,但披在一只已经习惯飞翔的鸟儿背上还是显得太沉了(“就像背着一顶马戏团的帐篷”他坏脾气地对着阿福抱怨道)——直到突如其来的失重感迫使他从无梦睡眠中再度睁眼,四周早已经不再是蝙蝠洞的环境。 
在迪克尚未完全搞明白状况之前,身体已经替他做出了反应,他的双臂伸展着撑开披风,冰冷的空气立刻灌满了身后的整片空间,凯夫拉材料在过速的坠落里与空气摩擦发出沉重慑人的声音,他顺风滑翔了起来,紧接着射出钩爪,最后稳稳当当地停在了某个巷子入口的一架防火楼梯顶端。 
迪克打量了一下四周,眼睛在护目镜后眯了起来:毫无疑问他还在哥谭,但是哪里不对,街道,墙砖,夜风的味道,一切细节都在高声宣告着这并不是他所熟悉的那个哥谭,好像全身的感官都被无限放大,他就是能分辨出这些。 
迪克闭起眼睛,深深地呼吸了一口哥谭充满了罪恶与堕落味道的空气,与他记忆里不同的是,这个哥谭闻起来少了许多疯狂的滋味,更清爽,更正常,更像属于普通人的犯罪之城,忽然之间又有新的元素加入,很近,很快,来不及反应,硝烟与鲜血的突袭式地浸入了他的鼻腔。 
紧接着,他听到了枪声,和珍珠坠地的声音。 
不————。 
他猛然醒悟,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用力尖叫起来。 
这不会是那个夜晚。


他救下了那个男孩。 
“我很抱歉。”迪克沉声说道,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声线和前任蝙蝠侠如出一辙,“我很抱歉,我……”所有的话语在通通在舌尖自杀,谁能想到有一天迪克格雷森竟然丧失了言语能力,对着一个孩子手足无措。 
一个还没有变成蝙蝠,也没有经受过训练,刚刚失去父母的孩子。 
一个幼小脆弱版的布鲁斯韦恩。 
唯一与他记忆中的导师相仿的是,眼前的这个孩子,已经初步具备了蝙蝠侠的沉默,那一枪不仅仅带走了布鲁斯的父母,也打碎了他一生中少得可怜的,多数仅存在于前八年的快乐——父母双全时才有资格享有的快乐。迪克盯着布鲁斯那道被路灯无限拉长的影子,感觉它正在一点一点吞噬掉眼前这个孩子,最表层最显露的是沮丧与伤痛,它们将阴沉包裹其中,而一切的核心是赤红的愤怒。 
他感受到了男孩的颤抖,和破碎,于是沉默地把他扫进披风的阴影里。他甚至想要拥抱这个男孩,就像布鲁斯曾经在闷热的马戏团顶棚下对他做过的那样。 
而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小布鲁斯抓紧他的制服,在他的怀里发出了细微的哭声,压抑又绝望,而迪克能做的只有抱紧他,他明白即使未来的所有时间里,蝙蝠侠的身边都围绕着的家人和朋友,但是没有一个人能够抚平他八岁那个晚上所带来的伤痛,那一晚,布鲁斯韦恩的心脏彻底被割裂成两半,又在往后的日子里被人笨拙地用线缝好,但它还是在那里,丑陋,黑暗,从未停止过疼痛。 
他知道布鲁斯愿意倾尽一切来换取他的父母回来。 
他必须得说些什么。 
“你不会一直掉下去的。”迪克突兀地开了口,“不会砸到地面上,不会跌成碎片。会有人接住你,成为你的安全网。” 
而你也会是别人的。是很多人的。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布鲁斯。”他轻轻说道。 
他想他现在懂了那种感觉。 
生而为人注定了这毫无选择:如果有人给了你一个机会,让你救回你挚爱的人,无论如何你都必须去做。 
他是如此想念那个人。 
父亲,导师,伙伴,兄弟。 
他的蝙蝠。


迪克站在楼顶的俯视着刚刚送走阿福和小布鲁斯的戈登——还不是局长——正在和同事讲着什么(老天,他这个时候可真年轻,阿福也是),他慢慢退到阴影中时,回忆突然打开一条缝隙漏出了一句话。 
那还是很多年前,他坐在在韦恩大宅的吊灯上向布鲁斯抛出的问题。 
“你为什么会成为一只蝙蝠?” 
而他至今仍然记得布鲁斯的回答。

“因为我曾遇到过一只。” 
“什么?” 

“在最初的最初,一切的开始,我曾遇到过一只蝙蝠。”


3.5

时间已经过去足够的久,久到他们可以再次开口谈论那些逝去的时光和名字。 
所有被划归为家人之列的人们都出席了蝙蝠侠的那个小而简单的葬礼——布鲁斯生前坚持这样,即使他值得所有的最好。而当杰森的身影最后一个出现在墓地门口时(用的是杰森陶德,而非红头罩的身份),迪克那颗在睫毛下扑棱了好久的泪珠终于掉下来。他动了动嘴唇,发出一声微弱的呜咽,杰森看上去想要立即制止迪克说话,提姆悄悄往他大哥的兜里塞了两张纸巾,达米安在看到迪克的眼泪之后,浑身上下立马写满了不自在——尽管比前些年有所进步,但是他至今仍旧无法妥善且完整地处理自己的感情。 
好在女孩子们走上前来化解了尴尬,卡珊德拉推着芭芭拉,身后跟着已经哭红了眼睛的斯蒂芬妮。孩子们围成一团,或多或少地和身边的人有着一些肢体接触:在这个可知的,必然的,他们本该早早为此做好准备的结局时刻,说什么都显得太过苍白,而每个人都需要一些,尽管有不少人不会承认,但是,是的,他们都需要来自家人的支撑。 
他们安静地度过了整个葬礼(很好,这很蝙蝠侠),然后各自散去。在那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杰森仍旧不常回家(通常都是他的兄弟在没有通知的情况下,狂风过境一般地去扫荡他的安全屋  厨房),达米安成为了哥谭新任的蝙蝠侠(毫无疑问),提姆从迪克手中接过了泰坦(“照顾好我们的朋友。”迪克的嘱咐显得唠叨又多余)。 
迪克回到布鲁德海文,并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渐渐远离了哥谭。 
布鲁斯的坟前常有鲜花。 

他们又共同经历了很多次灾难,城市级的,世界级的,宇宙级的,然而值得庆幸的是,没有人死亡,也不需要有人再复活,在一切之后,所有人仍旧能够流泪,或者大笑,感情丰沛到可以注满全身的每一根毛细血管,有足够的力量去热爱,也有足够的韧劲来坚持,虽然有无数的危险擦身而过,却不再有失望,坠落和破碎。

“说实话,我们理应感到满足。”在又一次危机解决之后,迪克回到了韦恩大宅,人工智能为他煮了咖啡(是的,他们不再请管家了)。杯底渐空时,提姆伸手摘走奶油蛋糕上的最后一颗草莓,心满意足地吃掉。昔日的红罗宾也已经从泰坦的前线退居幕后,却仍然改不掉年轻时候遗留下来的对于咖啡因和糖分的过度依赖,迪克不赞同地看着他,用眼神发出“如果你不想以后血糖过高心律不齐就少碰这些”的警告。
“我从来没有想过能见到这个样子的你,迪克。或者说,这个样子的所有人。”提姆不为所动,把剩下的句子补充完整。
在短暂的怔忪之后,迪克几乎要因为这个句子而破功微笑起来。
“怎么?”提姆抬起一边的眉毛,看着他上一秒还在假装严肃,下一秒表情突然松动的大哥。不得不说,在迪克鬓边花白之后,他抿起嘴摆出的严厉神情有时候还真是能够唬到人。
“没什么。”迪克摆摆手,嘴角的弧度越发温和,这让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正在享受天伦之福的普通人,“你还记得B走的那天吗?我说过同样的话。”他的眼神里闪烁着回忆的光彩,“我从来没有想过能见到这个样子的你,布鲁斯。我是说,并不安全,但是完整地活到白发苍苍,满脸皱纹的样子。”
提姆看起来并不惊讶,相反,他若有所思地撑住了下巴:“B说了什么?”
迪克的笑容更大了,这让他看起来年轻了一些,仿佛时间回到了更早的时候:

“他说,‘对未来保有期待,迪克,我们终将再见。’”


4.

从气流漩涡中迸发的光芒让他即使背过身也不得不眯起眼睛,但尚且灵敏的听力让他在狂风呼啸中捕捉到熟悉的声响。 

迪克的心狂跳起来,这让他开始担心自己的身体能不能继续负担这颗过于兴奋的心脏,不过这个想法很快就被赶走了,因为身后的那个声响足以勾起他几十年之内的许多往事。

他想这真是承载了太多的回忆,自己从八岁起就开始听着这个响动度过每一个飞翔的夜晚,闭上眼睛仿佛指尖还能感受到哥谭潮湿而深重的空气。很多年之后自己破碎着穿上了那件披风,在哥谭各种各样的夜空中呼啸而过,又将它交还到原主人的手里,再到后来,看着他的弟弟继承它。

被Omega射线打开的时间空洞终于闭合,周围的空气渐渐安静下来,凯夫拉披风与地板接触时发出的摩擦声自身后向他靠近。
迪克闭了闭眼,他想布鲁斯果然没有食言。

他已经为他们的下一次重逢做好了准备。


Fin


Guest

G图by Seventhwing

G文by 5-11


Free Talk

这一定是我出过的最感动的一次无料。 
这句话我一定要放在开头。 

这个关于时间的脑洞早在两个月前就已经生了出来,当时并没有想过要把它具象化,后来与凡的某次聊天中不可控制的起了封面草图(。于是每年一次【为了封面而写文】的作死之路就开始了。然而三次元忙到不可开交,压力极大,在刚刚结束两条死线,距离展会还有不到一周早上,睡醒的我埋在枕头里,不想起床并且想要习惯性窗本。

然而77又快又狠地绝了我的后路。
她说,南啊我给你画张G啊你不要窗!!!!!!
紧接着,五点跟了上来:我给你写G文啊你不要窗!!!!!!
瞬间感觉自己被爱着并且飞快地被爱意注满了继续肝本(作死)的力气,第二天早上只用了俩小时就把封面画完了,并且在后续很短很急促的时间里受到了大家非常非常多的帮助,感谢茶总的封面排版,德裂在本子生产过程中的建议,hase的beta,还有我的十蕉宝宝,这个脑洞最开始是产给她的,时间梗就是她的生命之光。
啊,还要再说一遍,这一定是我出过的最感动的一次无料,感觉自己被爱着。
这是我第一篇完整的BD文,能有幸被你领走它,新入坑的小作者感觉很惶恐,如果你喜欢,可以给我一个repo,我会在微博等你XD。

感谢所有爱着他们的你们。


召南 2016.7.20


评论 ( 5 )
热度 ( 131 )
  1. 永云曾见洛阳花开早 转载了此文字